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专栏 查看内容

[2011.06.23] 不是野餐也不是瑞士

2011-6-26 16:34| 发布者: Somers| 查看: 4680| 评论: 11|原作者: 千杯之心

摘要: 结束增兵,寻求和平
不是野餐也不是瑞

结束增兵,寻求和平


Jun 23rd 2011 | from The Economist print edition



外国人一直费尽心机向阿富汗施加控制,任何形式的都可以。美国及其盟友于2001年在那里发动了一场战争,常常让人觉得它像很多之前的侵略一样永无尽头、永无胜算。但是几天前,美国政府试图证明它至少能控制如何叙述这场战争。它想把这个故事从一个糟糕、不可逃脱的困局变成一个方向不定但却朝着所有人都能接受的结局一直前进。这样的故事确实更好,但是它可信吗?

击毙奥萨马•本•拉登帮助很大。从某种层面说他的死亡完成了美国进入阿富汗最主要的任务。但是他是在巴基斯坦被击毙的,而驻阿富汗的130000名外国士兵的大多数并未参与追捕杰哈德圣战组织余部的行动中。他们在阿富汗是为了稳定局势。所以本周当奥巴马总统确认美国将于7月开始从阿富汗撤兵后,在提到击毙恐怖分子头目的同时,他还不得不指出在阿富汗取得的进展。

2009年末,奥巴马批准向阿增兵30000人,前几天的声明兑现了那时他做出的承诺,即所有增兵于2012年9月前撤离。该计划旨在让阿富汗政府在2014年前,依靠被加强的国家军队对自己的安全负责,大大缩减数量、但是仍然庞大的外国军队会提供支持。

没人期望阿富汗的和平会在那个时候实现,也没人指望塔利班政权在那时会被根除。所以为了让美军体面地撤离,需要点和平进程的表象。本周,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证实美国已经同塔利班开始“非常初步的”对话。这就需要对塔利班的形象进行些美化。两方为敌时,这么做有些微妙。在美国的主张下,一个联合国制裁委员会同意把塔利班和杰哈德圣战组织区分开来,前者是武装暴乱分子兼地方政治力量,后者则是全球恐怖主义的始作俑者。

和塔利班达成和解的路上困难重重。人们常说“美国人有的是手表但是塔利班控制的是时间”。为撤离而设定时间表让塔利班认为他们能坐等最后一批外国军队离开,并使阿富汗屈从于自己的意愿。当然同时,为了寻求“延伸目标”,美国利用高科技竭尽全力击毙尽可能多的塔利班领导人。一位西方外交家称塔利班的“宗教学校,直线性思维”,这种直截了当不变通的方式不会给对话带来互信。

奥巴马想同塔利班就这个棘手问题达成和解。按照惯例,塔利班分为三个主要部分:拉•奥马尔(Mullah Omar)领导的奎达人民立法会”(Quetta Shura),他是前塔利班政府的领导人,现在在巴基斯坦俾路支省(Baluchistan)藏身;另外两个是哈卡尼网络(Haqqani network)和阿富汗伊斯兰党(Hezb-e-Islami)。但是即使这样的布局也只是粗糙地过分简化了。塔利班也扩散成所谓的“行动”,从血腥的土匪、毒枭到和平的代表普什图、阿富汗第一大民族的保守的社会风俗部落长老,。

巴基斯坦的民族感和见证友人在坎布尔掌权的决心使得它不太可能完全站在它所扶植的塔利班组织的对立面。而且,只要它还享受边界上安全的庇荫,塔利班政权就永远不会彻底被击败。但是只要喀布尔政府拥有军队和财政资源得以生存——而且美国仍承诺确保它获得资源——某些塔利班支持者自然会认为他们从和解中得到的比从重新开始一场全面内战中得到的多。

然而和解不是直接的。塔利班倒台后、2001年在波恩(Bonn)达成的协议是“胜利者的和平”,需要更改。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是普什图人。但是他的政权在普什图主导的南部被普遍认为受到白种外国人扶植,代表说波斯语的喀布尔人,是腐败的闯入者。对他们来说,非普什图的北方人几乎不会为卡利班的回归欢呼雀跃。上个月,阿富汗前情报长官阿姆鲁拉•萨利赫(Amrullah Saleh)组织10000多阿富汗人加入喀布尔反对“和解”的一个集会。去年,他因反对政府同巴基斯坦和塔利班进行和解而辞职。没人走上街头要求卡尔扎伊欢迎塔利班归来。

被卡尔扎伊破坏


卡尔扎伊自己就是美国体面撤军的一个最大的障碍。他的支持者操纵2009年大选使得他得以连任,这个丑闻糟糕透了。但是现在,尽管他的当选归功于2001年西方的介入,但是他已经是西方势力在阿富汗所扮演角色最大的批评者。最近,他在喀布尔举办的一次年轻人的集会上上发表了乖戾的演讲,他告诉他们外国人来到阿富汗是“为了追求他们自己的目标。”“他们利用了我们的国家,”他解释道,既谴责他们“从这个国家拿走的利益是他们给予这个国家的100倍还多”,又指责他们举止像一个富有的客人,“把我们牵扯进一顿野餐”

即将离职的美国驻阿富汗大使卡尔•艾肯伯里(Karl Eikenberry)回应激烈但并未点名卡尔扎伊先生的名,他在一次演讲中说听到这种怒气乱喷,美国人会“越发厌倦我们在这儿的努力”。他们当然会厌倦(见Lexington)。但是对于温和的阿富汗人来说,美国人砍杀后离开、把他们抛弃丢给复兴残暴的塔利班,这样带来的风险比为达成可接受和解协议而制定较低标准所带来的风险更小。而承认战后阿富汗“不会是另一个瑞典”这种看法已经是老生常谈。但是除此以外还有一大串可能的结果,大多数都虚无缥缈。

from the print edition | Asia

 
 
本文由译者 千杯之心 提供 点击此处阅读双语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grippy 2011-6-26 19:14
thank you so much
引用 aubreychen 2011-6-27 01:27
In what one Western diplomat calls the Taliban’s “madrassa, linear-thinking sort of way” this does not infuse talks with mutual trust.
这句话里前半句是in。。way,后半句中的this应该是指上句中美国的做法吧?
引用 Meryl裙子 2011-6-27 09:33
本帖最后由 Meryl裙子 于 2011-6-27 09:37 编辑

Setting a timetable for withdrawal gives the Taliban reason to think that they can wait out the latest foreign power to try to bend Afghanistan to its will.
to try to bend。。。。是说wait out the latest foreign power吧?楼主觉得呢?我没看懂这句话乃的翻译~你是吧 to think 和 to try 并列看的麽?
也就是说我觉得您译文中的那个“并”字翻译成“以。。。”会不会好一些~我理解的意思是说,等着最后一股外国势力撤出,以挫败阿富汗的愿望~
引用 Meryl裙子 2011-6-27 10:00
Then there is the thorny question of which Taliban Mr Obama wants to reconcile.
原译:奥巴马想同塔利班就这个棘手问题达成和解
原句的意思不是说“接下来,有一个十分棘手痛苦的问题,那就是奥巴马打算跟那股塔利班势力和解呢?”
引用 Meryl裙子 2011-6-27 10:18
The Taliban, too diffuse even to be considered a “movement”, range from bloodthirsty bandits and drug-lords to pacific tribal elders, representing the conservative social mores of the Pushtun, Afghanistan’s largest ethnic group.
我觉的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塔利班组织太过分散,所以都不足以称其为“一场运动了”,塔利班经历了系列转变,之前他们是残忍的土匪和毒贩头头,而现在已俨然成为太平洋诸部落的长老级“人物”了,普试图和阿富汗的最大民族所具有的保守社会习俗在塔利班身上表现十足。”
引用 Meryl裙子 2011-6-27 11:01
that its criteria for what constitutes an acceptable settlement keep creeping lower.
这里不是说criteria creeping lower么?也就是说“放低其对制定可接受方案的标准”。
引用 Meryl裙子 2011-6-27 11:04
But below Switzerland lies a huge range of possible outcomes, most of them bleak.
这句话我觉得是, 虽说赶不上瑞士(在瑞士底下,不如瑞士),等待其的结局还是很多的,但大部分都是极其惨淡的~
引用 Meryl裙子 2011-6-27 11:04
But below Switzerland lies a huge range of possible outcomes, most of them bleak.
这句话我觉得是, 虽说赶不上瑞士(在瑞士底下,不如瑞士),等待其的结局还是很多的,但大部分都是极其惨淡的~
引用 Meryl裙子 2011-6-27 22:16
But the risk for moderate Afghans is less that America cuts and runs, abandoning them to a bloody Taliban restoration, than that its criteria for what constitutes an acceptable settlement keep creeping lower
这句话我觉得意思是说,对于阿富汗的良民来说,美国裁军,坐视塔利班残暴统治复辟不管不是很有风险(不是很惨),他们更怕的是美国会将制定双方可接受的协议的标准降低。
引用 千杯之心 2011-6-28 10:21
回复 aubreychen 的帖子

不是的吧
这句话是个名词性从句吧 说的就是塔利班的“。。。”方式this 值得是这个“way” 我觉得
引用 千杯之心 2011-6-28 10:36
回复 Meryl裙子 的帖子

1 第二个to翻译成目的状语,我当时没想起来
2 of which 我理解错误了
3representing我不确定修饰的是塔利班还是tribal elders 但是我倾向于后者,因为如何是塔利班 离得太远了。 too to结构我翻译有有问题
谢谢你的建议哈

查看全部评论(11)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2-5-25 00:43 , Processed in 0.07090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