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专栏 查看内容

[2011.09.22] 巴勒斯坦日正当午

2011-9-26 07:26| 发布者: Somers| 查看: 3766| 评论: 4|原作者: klavier

摘要: 欧洲人塑造中东公正的和平的千载良机
查理曼

巴勒斯坦日正当午


欧洲人塑造中东公正的和平的千载良机


Sep 24th 2011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沾满鲜血的几十年来,阿以冲突的外交游戏已经被概括为“美国搭台,欧洲买单”。自基辛格起的美国调解员往来穿梭耶路撒冷,而欧洲人业已成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最大的出纳员。

现在,巴勒斯坦要求成为联合国的正式成员国,命运已把欧洲人置于对此摊牌的中心。巴勒斯坦领导人穆罕默德•阿巴斯和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各自摆好姿态将于同一天在联大上发言。每人都带一把枪。以色列的一些人威胁要强占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的定居点,并切掉巴勒斯坦的关税收入。巴勒斯坦人可以在革命风暴期间煽动阿拉伯街,以色列人在与土耳其和埃及的外交关系破裂后,在这场风暴中被危险地孤立了。

欧洲人拼命阻止交战,跨出这一步原因有很多。他们认为通过谈判达成协议是持久和平的最佳途径。他们担心爆发交战会激化已经动荡的南部和东部邻居。他们不想暴露自己的分歧。到目前为止,欧洲人只在默默地团结,据说他们要准确地看出巴勒斯坦人一直要求的是什么,才会为自己发声。有人关心吗?或许令人惊讶的是,有人关心。

虽然在布鲁塞尔经常被嘲笑为平庸之辈,但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凯瑟琳•阿什顿发现自己处在中东调解的心脏位置。从某种程度上说,她接下了默认的角色,因为美国已经退出了缔结和平的行动。奥巴马放弃了试图迫使内塔尼亚胡停止在约旦河西岸建立定居点。英国前首相和所谓的四方特使(美国,俄罗斯,联合国和欧盟)托尼•布莱尔在许多阿拉伯人的眼中是不可信赖的,不只是因为他在伊拉克的战争,也因为他理应偏袒以色列。巴勒斯坦高级谈判代表那比尔•沙阿斯说,“他说话的口气有时听起来像一名以色列外交官。”

相比之下,阿什顿夫人在巴勒斯坦人之间设法赢得了信任度,她在布鲁塞尔的办公室装饰了一只加沙儿童画的风筝,同时她也没有失去以色列人的信任。内塔尼亚胡在最近几个星期内见到了她三次。一名以色列官员宣称,“我们非常认真地对待她。”一名巴勒斯坦官员说,“她的心放在公正的位置上。”

双方都希望得到欧洲的支持。这不会改变在联合国的结果:巴勒斯坦人成为正式成员国的要求肯定会在安理会上被美国否决,但他们可以确保在联大上的投票,他们需要把自己的地位从非成员的“观察员实体”提升到非成员的“观察员国”,和梵蒂冈处在同一等级,过去瑞士和西德也在这一等级。但是,正如一名以色列官员所指出的那样,“欧洲人代表着合法性。”欧洲人支持巴勒斯坦成为成员国可以让美国人在安理会孤立。没有领先的欧洲民主国家的支持,巴勒斯坦人提高在联大上的地位会好梦成空。

与以往一样,如果欧洲人行动一致的话,他们就会施加更大的道德影响力。而在巴勒斯坦的问题上,他们尤其尽力争取用一个声音说话。2月安理会的欧洲成员国一起投票谴责非法的以色列定居点,对抗仅只美国的否决。但2009年他们在联大上就赞同有争议的戈德斯通报告一事分成三派,戈德斯通报告列举了2008-09年的战争期间以色列(和哈马斯)在加沙地带所犯下的战争罪和反人类罪的证据。

阿什顿夫人曾试图提出一个联合国正式成员国的替代品:梵蒂冈选项,加上一个列明了关于巴勒斯坦建国新谈判的条款和时间表的四方声明。她认为,这将使巴勒斯坦人获得实益和维护欧洲的团结。但是,巴勒斯坦人拒绝了她的建议,部分原因是他们怀疑她可以在联大上提供所有的27张欧盟投票。面对这项建议,巴勒斯坦人选择了实用主义的原则。他们说,为什么他们应该放弃成为联合国成员国的权利而顾全欧盟的面子?

然而,欧洲人仍然看到了回旋的余地。巴勒斯坦人成为成员国的请求送达安理会投票表决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现在四方的精神集中在试图重启谈判方面。巴勒斯坦人已经上好了枪膛;欧洲人试图把它放进防弹盒中。成功了将是阿什顿夫人的外交胜利,但是这会很难。无论是内塔尼亚胡还是阿巴斯似乎都没有准备好或能够开始谈判,更遑论就实现持久和平达成一致。

只要说是

所以在安理会上欧洲人可能算是各有偏袒。法国可能仍会支持巴勒斯坦成为联合国的成员国,德国必将拥护以色列,英国可能会投弃权票。从查理曼不只作为布鲁塞尔的居民,也作为前耶路撒冷通讯员的角度来看,这三个国家最好都支持巴勒斯坦人的努力。

这会让解决两个国家问题的希望永远都在。在联合国投票表决将巴勒斯坦分割成犹太国家和阿拉伯国家后,已经六十多年过去了,而由于以色列人残酷地建设定居点以及哈马斯和其他人的暴力民族统一主义,这个构想快要湮灭了。然而同维护巴勒斯坦人建国的权利一样,欧洲人应该会说他们的难民不能拥有返回现在的以色列不受约束的权利。在这些方面,法国人和英国人可能会支持巴勒斯坦人,而德国政府可能会投弃权票。没有人期待德国人会背负着其大屠杀的负担投票反对以色列。但投弃权票将是对公正的和平做出的心照不宣的赞同。

from the print edition | Europe


 
 
感谢译者 klavier 点击此处阅读双语版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布莱驰 2011-9-26 08:43
Just say Yes
只要说是
这个翻译是不是有点硬?
引用 ross_han 2011-9-26 11:22
Does anybody care? Surprisingly, perhaps, yes.
有人关心吗?或许令人惊讶的是,有人关心。

事实或许令人有些吃惊,的确有人关心。
引用 ross_han 2011-9-26 11:25
“Her heart is in the right place,” says a Palestinian one.
一名巴勒斯坦官员说,“她的心放在公正的位置上。”

哪里是“公正的位置”? 不必直译吧。
她很公正,不偏袒任何一方。
引用 命中水 2011-11-26 15:30
文章很好,翻译也还好

查看全部评论(4)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2-5-18 02:43 , Processed in 0.071663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