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专栏 查看内容

[2011.09.24] 黑色幽默

2011-9-28 18:02| 发布者: Somers| 查看: 4308| 评论: 17|原作者: xb3031

摘要: 自由民主党奇怪的乐观主义好、坏原因分析
白芝浩专栏

黑色幽默


自由民主党奇怪的乐观主义好、坏原因分析


Sep 24th 2011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061 Britain - Bagehot.mp3



上周在伯明翰举行的自由民主党年会上,由于缺乏,因此很难探测到哥特式忧郁的更深处。一遍又一遍地谈论全球危机、痛苦的选择和与保守党合并的恐惧。但同时,被视为最难对付的英国第三大党的成员们似乎心情大好。对于看似矛盾的兴高采烈情绪,其原因好坏皆有。

忧郁的首要原因就是英国商务大臣祈维信(Vince Cable)告诉代表们,英国面临的危机在“经济中相当于战争”。自由民主党主席蒂姆•法伦(Tim Farron),是一个平凡的民粹派,如果给他一把吉他,也许能成为青年俱乐部的领袖或者令人愤怒的牧师,他向该党成百上千的成员道歉,因为自由民主党在五月份的选举中输掉理事会席位(或者如他自己所说,“被人从背后捅了一刀”)。同时,代表们乐观且异乎寻常地一致,否决了反感健康政策的企图,而且在某次会议上如此热情地称赞身为党魁和副首相的克雷格(Nick Clegg),以至于他自己开玩笑说仿佛身在朝鲜。

这很奇怪,自由民主党与托利党合并的那一天就已经失去大量的选民,某个顾问曾形容他们为“生态和平主义左翼分子”,他们曾经认为自由民主党是新工党左派替代者。当联盟允许大学将学费增长三倍时,其失去了更多的学生的支持(破坏了自由民主党的选举承诺)。自此之后并没有多大改观:该党目前民意调查的支持率在个位数和13%之间徘徊。

在伯明翰,平静的气氛不但扩大到自由民主党基层,而且同样弥漫在党魁克雷格周围的高层们。往深层挖掘发现,这两个团体虽然同样乐观,但原因却大相径庭。

基层(和他们的偶像)的人称,他们激情高昂的首要原因是他们曾经“处于这样的状态过”。该党前主席阿什顿勋爵(Lord Ashdown)让积极分子想起,该党在1989年的民调支持率仅仅为一个星号,意味着支持者太少而无法满怀信心的测量。或者,用法伦的话说:“我们曾经有过,买过T恤。”法伦被认为是未来领导人的最热门人选。

这是不对的。自由民主党并没有处于这样的状态过,之前支持率较低与该党面临的大问题没有关系。他们现在又面临着新的问题。很多选民讨厌他们,而且认为他们为了获得部长高位而出卖选民的信任。

基层欢悦的另一个主要来源就是自由民主党的显要人物已经开始攻击保守党,最终以初步停战而结束,在此期间克雷格团队强
调联盟团结将会消除选民的疑虑,那就是无多数议会不会引发混乱。当克雷格抓住千载难逢的机会攻击托利派将健康改革搞砸时,这个区别就已经开始了。

在伯明翰,有野心的人物主要是来自该党的社会民主派,他们称托利派为“反动派”而且预测两党的“分离”是在所难免的(法伦);警告托利派不要“奉承为富人减税”(能源大臣克里斯•休恩);而且暗示大卫•卡梅伦的最高政策专家将狄更斯笔下恶棍的观点看作是工人们的权利(商务大臣祈维信)。

很多自由民主党认为对保守党的抨击是很好的政治活动,而且早就应该进行。区别确实存在战略上的目的:劝服选民们相信自由民主党不是保守党政府下无能的傀儡。但是那些同样的自由民主党低估了他们已经放弃的情感的诱惑。

自由民主党认为他们遭受到憎恨是不公平的。他们(正确地)认为不确定的选举结果和全国危机的氛围使得去年与托利派结盟是可靠的。他们能够忍受自我牺牲:自由民主党享有道德上的优势。他们不能忍受的是很多左翼分子怀疑他们身居要职。在一次附带会议上,有人质问能源大臣休恩将如何使用他那“三十锭银子”。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攻击托利派能让自由民主党如此欢呼雀跃:他们能容忍被成为烈士,但是却不能容忍被看作是叛徒(特别是当很多人更希望该党与工党联盟,如果不是绝大多数人这么认为的话。)

兴高采烈好的原因


总之,基层高兴的原因是及其利己主义的原因。但是围绕在该党党魁克雷格高层们的乐观主义却要更加审慎、更加关注党外的世界。确实,在伯明翰就职该党党魁时,他在讲话开篇高调颂扬了该党在“广遭责难下的优雅”。但是,在领袖内部圈子中,其注意力则是在经济上:党的命运、联盟和英国经济之间是不可分割的,这就意味着那段时间一直强调联盟团结,现在看来仍然是非常值得的。在伯明翰,每晚就寝之前,克雷格的一位高级副手都要查看十年期政府公债的收益。如果收益没有减少就可以看作是一场胜利:这标志着债券市场信任自由民主党坚持联盟的经济计划,因为所有都是抨击保守党的呼声。

对于即将到来的下一次大选,克雷格阵营相信工党在经济信用方面要输给联盟。他们同样希望在联盟内部,自由民主党看起来要比托利派更加富有同情心,而且比任何大党都更少地受控于强大的利益集团,包括贸易联盟、银行家等。但是联盟的可信度是第一位的。因此,克雷格在讲话中对工党猛烈地抨击,催促选民们“永远不要再相信工党。”

这次讲话只赢得了礼貌性的掌声。自由民主党的一般大众对于赞扬其党是不被任何人操控时却显得更加激动(克雷格不得不让他们安静,并说:“好吧,我懂了,你们同意这一点”)。为了生存和发展,自由民主党需要更多的策略,少为他们自己欢呼。克雷格比他的政党更了解这一点。

 
 
感谢译者 xb3031 点击此处阅读双语版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xb3031 2011-9-28 14:52

文章中标红部分是及其不确定的,恳请高手指点~~
对于文中不当之处,欢饮大家拍砖指正!

貌似这篇分析性文章中采用了一些文学性的写作手法,有些暗喻等,不是很好处理,深感此文章超过我能力,翻起来力不从心,各位多指教!


引用 aubreychen 2011-9-28 17:02
SHORT of installing an organ and stuffed ravens, the annual conference of the Liberal Democrats, held in Birmingham this week, could scarcely have plumbed greater depths of Gothic gloom.
上周在伯明翰举行的自由民主党年会上,由于缺乏,因此很难探测到哥特式忧郁的更深处。
---------------------------------------------------------
这句话是讽刺,注意原文could have done的虚拟语气。
翻译的话,为了顺畅表达原来意思,改一下吧。
这周Liberal Democrats在 Birmingham举行的年会,气氛十分阴郁,如果再加上organ和stuffed ravens(两件东西如图),简直就想gothic gloom。
这里翻译显得比较tricky,能用中文体现原文意思就行,不要强求把没个词都翻译出来,那样反而容易造成理解不便。
其实你理解了 plumbed greater depths of Gothic gloom,就是加上organ and stuffed ravens,就能把gothic风格的gloom展现的更加完美。。稍微灵活点就能把句子变通畅了
引用 aubreychen 2011-9-28 17:08
usually a fractious bunch
这些人一般心情都不怎么样/易怒的
引用 aubreychen 2011-9-28 17:10
“the economic equivalent of war
经济中相当于战争
---------
这么翻译,really??
引用 aubreychen 2011-9-28 19:42
回来继续,temptations to which they are giving way,
give way to temptation,屈服于诱惑,翻译的时候要注意,they are giving way是进行时态
引用 aubreychen 2011-9-28 19:46
30 pieces of silver
不要翻译成三十锭银子,这是指犹大的三十枚银币,暗示其背叛自己的立场
引用 aubreychen 2011-9-28 19:51
本帖最后由 aubreychen 于 2011-9-29 00:13 编辑

especially when many, if not most, would prefer a coalition with Labour
特别是当很多人更希望该党与工党联盟,如果不是绝大多数人这么认为的话。
-------------------------------
if not most ,many would prefer,
就算不是绝大部分,也是有相当一批人prefer。。。。。
引用 aubreychen 2011-9-28 20:00
算是匆匆浏览了一遍,得回头认真看看,翻译bagehot的人伤不起啊~~加油加油
引用 richeon 2011-9-28 21:00
引用 aubreychen 2011-9-28 21:58
never, ever trust Labour with our economy again
这句话意译下吧,永远不要觉得工党能为我们打理好经济
引用 aubreychen 2011-9-28 22:00
for all the noisy Tory-bashing.
for all是转折,即使。。
引用 aubreychen 2011-9-28 23:18
本帖最后由 aubreychen 于 2011-9-29 00:09 编辑

最后,我们来分析下文章,把逻辑理清。
文章前三段都是提出一个问题,问什么状况不好,自民党的人却心情不错。
第四段开始分析为什么心情不错,说有两拨人(草根和克雷蛋那搓人),各有各的原因,草根们心情好有两种原因,第一是因为以前有过比这还遭的经历,没什么可怕的(作者驳斥了这一观点),第二是因为“differentiation” 开始了,他们老大开始对保守党发动进攻了,然后文章对这个进行了进一步阐述 :第八段举例子证明 differentiation,第九段开始分析:Many Lib Dems argue that Tory-bashing is good politics, and long overdue. 说明大家对这个differentiation期待已久。而且这么做确实对,是有战略目的。但是这段后面作者做了转折: But those same Lib Dems underestimate the emotional temptations to which they are giving way.说什么问题呢,说这些人期待differentiation,很大程度不是因为战略目的,是因为什么,因为感情上受不了,下文第十段开始解释什么感情,怎么受不了。到此为止,第一拨人(草根)高兴得原因解释完了,作者是比较负面的态度看待的,要么就是不对,盲目高兴,要么就是高兴没错,但是不是因为战略正确、自民党路线正确而高兴,更多的是因为摆脱了感情上的压力。
下面作者开始分析第二波人(克雷蛋们)高兴的原因了,这个从小标题就能看出来,作者是比较赞成的。
The grassroots, in short, are cheerful for alarmingly self-regarding reasons. The optimism around Mr Clegg is more calculating, and more focused on the world outside the party tribe.
看,开头第一句就表示出克雷蛋和那些人不一样, more calculating就相对于上文那些人的emotional。
事实上克雷蛋们更关注于经济,因此他们高兴的,因为经济不错,所以他们联盟联对了,靠着联盟把经济搞好了,这样可以理直气壮责怪新党说:never, ever trust Labour with our economy 。
然后呢,自己党派又反对加税,所以the Lib Dems will be seen as more compassionate than the Tories。
导致下次选举,自民党对两边都有利,走的是中间路线
最后作者的结论:
To survive and prosper, the Lib Dems need to be more strategic, and less keen on cheering themselves. Mr Clegg gets that better than his party.
草根们别在2b了,赶紧多想想策略。相对与基层,克雷蛋还是比较明白的。
总结了前文的分析。
引用 imevon 2011-9-28 23:39
Raven是護身符. 傳說指只要倫敦塔上有渡鴉的存在,英格蘭就不會給戰敗予外來的入侵者. Organ是歐州的管風琴. 在插圖就看到一隻渡鴉(raven)歇在管風琴上.那管風琴是歐州大教堂裏用來彈奏..外加一張直直掉的經濟數據圖...SHORT of installing an organ and stuffed ravens, the annual conference of the Liberal Democrats, held in Birmingham this week, could scarcely have plumbed greater depths of Gothic gloom. 少了管風琴和護國渡鴉, 上周在伯明翰举行的自由民主党年会,無法深探哥德的憂鬱(Gothic Gloom)中的深意! 這種政治黑色幽默社論,得要很瞭解當地的文化和政治背景才翻的好..我老公每每在笑美國政治笑話..我一點都聽不懂.還得他解釋給我聽裏面的含意..英國的政治幽默就更難懂了...我只能說你太勇敢挑戰....
引用 龙仙妮 2011-9-30 00:58
学习,学习,再学习!
引用 nanoandy 2011-9-30 07:31
引用 xb3031 2011-10-1 14:30
回复 aubreychen 的帖子

谢谢你的精心点评!!
因出行耽搁改文章,今天才得以上来修改~~
引用 nayilus 2011-10-4 11:56
stuffed ravens是渡鸦标本

“been there, bought the T-shirt.”是一个常用的旅游用语,即曾去过某地。源于很多旅游点卖当地T恤拱游客收藏,我觉得可以大概翻成“到此一游”


At previous low points, the party’s big problem was irrelevance. They have a wholly new problem now. Lots of voters hate them, and think they have sold out for a perch in a ministerial Jaguar.

之前的低潮时他们最大的问题是默默无名。现在的他们面对的是完全崭新的问题。很多选民讨厌他们,而且认为他们为了获得部长高位而出卖选民的信任。

irrelevance是说一个政党和当前局势无关,就是选民既不喜欢,也不讨厌他们。a perch in a ministerial Jaguar就是搭部长美洲豹(英国政要喜欢开的高档车)的便车,翻得没问题。

查看全部评论(17)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2-5-18 00:54 , Processed in 0.075361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