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国际 查看内容

[2011.10.08] 官僚主义,再见

2011-10-13 17:43| 发布者: Somers| 查看: 6054| 评论: 9|原作者: 千杯之心

摘要: 是又一次全球性的空谈还是一次可以撼动政府秘密的新颖尝试?
公开政府伙伴

官僚主义,再见


是又一次全球性的空谈还是一次可以撼动政府秘密的新颖尝试?

Oct 8th 2011 | NEW YORK AND TALLINN | from The Economist print edition

20111008_IRD001_0.jpg

乌干达并非作为管理新理念的实验平台而出名。斯德哥尔摩大学的雅各布•斯文森(Jakob Svensson)和他的同事们在那里进行了一次研究,它表明,如果给人们提供医疗执行情况的数据、帮助他们有组织地投诉,那么五岁以下儿童的死亡率可以减少三分之一。公开学校预算则可以减少基金滥用、增加入学人数。

无论人们对此持相信抑或质疑的态度,大量例子证明公开政府事务确实益处良多——这种理念就是公民应该能看到国家的所作所为。爱沙尼亚人民可以追踪到哪些政府机构查看过他们的档案。印度人们能仔细检查在村子墙上贴着的官员们的薪金。俄罗斯人民协助政府重拟法律条款。挪威人检查石油工业上缴了多少税款。很多人认为开放性可以治愈公共行政部门的腐败顽疾和无能力。问题在于如何使这种一些人感兴趣的事情发展为一个可以发挥作用的活动团体。

一个新成立的全球性组织也许能帮上忙。于上个月在联合国启动的“公开政府伙伴”(简称OGP)确立了开放性的基本标准,比如公开政府预算草案。任何符合这些标准的国家都有加入资格。成员国数量已经有8个(它们分别是:美国、巴西、英国、印度尼西亚、墨西哥、挪威、菲律宾和南非)。此外还有70个国家有资格加入进来。

国际政务盛会“国际电子政务理论与实践交流会”(简称ICEGOV)今年在爱沙尼亚举办,它在这方面是其他国家的先驱。来自60个国家的人们齐聚一堂,观看美国人介绍OGP、相关成熟的网站和对此感到快乐的市民,不过陈述内容华而不实。一些官员质疑符合入会条件国家的资格,其中包括俄罗斯、阿塞拜疆等开放性尚待提高的国家。但是仅仅加入该组织毫无意义:成员国每年都必须承诺进一步提高开放度同时接受外界监管。

很多国际反腐败和权力透明机构已有所行动。在这个新成立的组织中,评判政府作为的不再是其他政府(尽管有一些是)而是本国的公民组织。此外,这种伙伴关系与其说是国家俱乐部、不如说是一个社交网络,吸纳的是有革新头脑、希望同其他国家的同行和专家交流意见和专业知识的官员。科技也发挥了作用:管理事务的公开化需要互联网和计算机支持,现在一些贫困国家能廉价、方便地上网和使用电脑,互联网和电脑的使用非常广泛。

这种新的伙伴关系不是为发达国家领导的,这一点也很重要。执导委员会里有墨西哥、印度尼西亚等国家,前者的保障信息自由的法律颇受好评,后者因追踪2004年大海啸以后的援助支出而受到一片称赞。此外,参加该伙伴关系委员会的志愿机构比政府要多。

总部位于英国的援助捐赠机构联盟“透明与问责倡议”的Martin Tisne将在OGP里的监督部门工作,他表示很多改革者和活动家不清楚他们面临的问题在其他国家是如何解决的,而很多支持开放的国际性机构则仅仅专注于一个问题或一个领域。通过OGP建立的网络可以弥补这些缺憾。位于华盛顿特区的阳光基金会(创建了公开政府工作的在线工具,用以追踪立法、支出、游说及其他活动)的约翰•翁德利希(John Wonderlich)说如果政府没尽义务,评估会给他们难堪。

既然有被责难的风险,为何政府还想加入进来呢?对于一些国家来说,加入进来标志着一种认可。其他国家则希望改革派的官员利用OGP的帮忙和它的宣传来激励不进反退的同事有所进步。更实际的一点是捐赠者能视承诺实现的多少来决定如何捐助。英国的对外援助部门国际发展部称它会用援助预算的5%来做这件事。

有些人则对这次新尝试不屑一顾。反美国家注意到其中一名出谋划策者是萨瑟曼•鲍尔(Samantha Power),他自称“博爱的鹰派”,是奥巴马的顾问。还有人怀疑这个机构也许是要巧妙地把人们的注意力从美国政府自己雄心勃勃的开放政府计划的失败中转移出来。有些人看到了推广开放政府和不断逼迫维基泄密之间的矛盾。在OGP启动的新闻发布会上,记者们被告知只需把发言者们依次称为“国务院官员一“”国务院官员二”,这种滑稽的场面自然受到人们的嘲讽。

然而总体看,OGP似乎重新拾起美国建立开放性政府的承诺,它声明称会加入“采掘业透明度倡议”。这个独创计划要求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公布他们向政府支付的细节,目的是为了让公民有机会看到那些付款中究竟有多少进入公共金库里面。

OGP也确实存在不足之处。它启动得太仓促了,尚不清楚是谁制定了政府公开性项目必须达到的那些目标。把大量数据放到网上是表面文章,作用不大。


入堕五里雾中


缺陷之一是很难像斯蒂文森先生在乌干达做的那样清楚地衡量开放性管理的影响,尽管他相信这是可以做到的。第二,了解道路预算的多少可以让人们要求更多的预算,也可能使他们质问为何道路状况还是一团糟。在实际中,公民可能缺少化不满为在政治上施压的途径。苏黎世大学电子民主中心的研究主任Tiago Peixoto说透明工程是开放管理“唾手可及的目标”,因此政府都很想专注于此。给人们真正的话语权、虽然这更难实现,成果却更大。他举了一个例子,刚果某六镇的一个项目是让人们决定如何使用预算来提高税收。

还有一点令人担忧,OGP关注的更多的是国家政府的行政分支上而非地方政府或者是司法、立法上。即使在发达经济体中,开放式管理也依然是一个新颖的理念。进展不可能一帆风顺,但是至少OGP的非政府成员能就此大肆讨论。

 
 
感谢译者 千杯之心 点击此处阅读双语版

7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icheon 2011-10-13 18:50
沙发
引用 chenko_7 2011-10-13 22:04
希望中国也做这方面的努力!
引用 limion 2011-10-14 00:02
学习很多,谢谢LZ
引用 打死也不能说 2011-10-14 07:19
中国正在进步。现在不是已经公开"三公"支出了。会越来越好。我们要有信心。
引用 tcooperation 2011-10-14 14:10
引用 eyelash 2011-10-14 23:09
In theory, knowing the size of the road budget should make people either demand that more be spent or ask why the roads are still a mess.
了解道路预算的多少可以让人们要求更多的预算,也可能使他们质问为何道路状况还是一团糟。
either or 二选一“也肯能使他们质问……”好像不能体现二选一的关系
了解道路预算的规模,将使人们要求更多的预算,要不然就质问为什么路况还是一团糟?
引用 jiarunsong 2011-10-15 10:55
拜读好好学习了 第二段最后一句的“fan base”意为the regular supporters and enthusiasts of a team, musician or musical group, entertainer, or other celebrity,翻译成“感兴趣的事情”感觉不妥,应是“对于公开政务的一群支持者”,但由于缺乏组织性,后文才说要“ into an effective lobby”。
引用 MarkQian 2013-2-1 23:17
UGANDA is not best known as a testbed for new ideas in governance. 第一句话我就感觉有问题,我的理解是:乌干达在政府管理方面进行试点,引进新的理念。但并不乌干达在这方面并不是做的最好的。
引用 MarkQian 2013-2-2 00:01
Some officials there queried the list of eligible countries, which include such beacons of openness as Russia and Azerbaijan.这里的beacons应该理解为:“象征着公开的...”

查看全部评论(9)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4-7-25 22:00 , Processed in 0.090602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