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欧洲 查看内容

[2011.12.17] 搭配错误的局点,盘点与赛点

2011-12-22 09:32| 发布者: Somers| 查看: 4802| 评论: 25|原作者: 悠悠万事97

摘要: 用笨拙的外交手腕解决政治分歧会导致什么?英国与所有其他欧盟国家的激烈争吵

欧盟与欧元

搭配错误的局点,盘点与赛点[注]

用笨拙的外交手腕解决政治分歧会导致什么?英国与所有其他欧盟国家的激烈争吵

Dec 17th 2011 | BERLIN, BRUSSELS, LONDON AND PARIS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euro.jpg

1991年12月,在马斯特里赫特(Maastricht)举行的欧盟峰会为单一货币奠定了基础;参加峰会归来的英国首相约翰•梅杰说,由于他选择不参加单一货币,从而为英国赢得了“局点、盘点与赛点”。二十年弹指间(几乎准确到天),在欧元接近崩溃之际,参加了一次通宵达旦的峰会后的另一位保守党首相大卫•卡梅伦回国,像一个凯旋的英雄一样接受他的支持者的欢呼。卡梅伦独立支持,抗衡26国领袖,以修改协议无法保护对英国性命攸关的金融业为由,否决了修改欧盟协议的提议。

尽管有人们向卡梅伦的“英国斗士”精神倾泻的溢美之词,最有道理吹嘘在此次峰会上获胜的领袖却是法国总统萨科齐。他在寻找欧元区“经济管制机构”的进程中向前迈进了一步:这种机构是建立主要由领导人——而不是由欧洲委员会那样的多国机构——管理的内核的代名词。萨科齐认为,这次峰会展现了“一个新欧洲的诞生。”它分裂为两个阵营:“一个是想让成员国更加团结,更加有规可循的阵营;另一个则只遵循单一市场的逻辑。”这暗示第二个阵营,即英国阵营,是失败者。

卡梅伦的否决在政治上孤立了英国,也可能会重新定义它与欧洲之间令人烦恼的关系。此举让他与亲欧洲的自由民主党的同盟关系大为紧张。但这却在国内深得人心,让保守党的民调得分迅速提升。特别对欧洲怀疑主义者来说,现在是在几十年的怀疑与怨恨之后一吐积怨的时候了。“卓越的政治家风范”,一位著名的欧洲怀疑主义者约翰•莱德伍德(John Redwood)声称。“欧洲现在知道了,它面对的是一位能够说‘不’的首相。”

但到底对什么说“不”?很难看出英国从中得到了什么好处;而这对英国利益的损害可以是严重的。与以往不同,这次的协议修订不会让英国丧失主权。一位英国官员把严酷的预算控制称为“刑具”,但它只对欧元区有效。而且,准确地说,卡梅伦的否决什么也阻止不了。人们可以通过拟定一份欧盟协议以外的政府间协议绕过他的否决(这在法律上更麻烦些,但却并非不可能)。让卡梅伦吃惊的是,所有其它26国,包括几个英国曾经的盟国,都宣布想要签字赞同修改(当然,后来有几个国家表示了疑虑;还有几个可能会发现,它们的国家议会或公民投票难以批准这一修改)。更糟糕的是,英国的否决不但在保卫伦敦金融城免受讨厌的欧洲规则损害方面毫无用处,甚至还会让这一情况更容易发生:因为英国在布鲁塞尔丧失了权势,这使它更不容易阻止引入新规则。

保护金融业者一直都很棘手。甚至在英国,人们也认为是银行家造成了金融危机。对其他人来说,卡梅伦似乎在欧元区最黑暗的时刻做出了阻止交易的威胁。欧元政策专家更为不满的是,在撒切尔夫人本人把“一致通过”规定从单一市场中取消二十年后,英国又企图否决具体的金融规则。据报道,萨科齐曾在峰会上问卡梅伦:“大卫,为什么我们要向你付钱来拯救欧元?”

这些策略的全部效果以后才看得出来。市场对此的神经质反应说明,这又是一次没什么成果的孤注一掷的峰会。而对英国来说,“感觉这像是宣战后的头一天,”一位欧洲共同体高官这样说。“什么都变了,但每天的日常事务还跟原来一样。”持批评意见者认为,卡梅伦放弃了英国几百年来在欧洲大陆上平衡各方势力的传统。很容易看出的是英国在欧盟核心之外的游离,然后是它逐渐与各方脱离关系,最后可能就是英国脱离欧洲(见白芝浩文)。

但和解的可能也同样存在。英国的朋友们在试图修补关系,或者至少不让关系继续恶化。卡梅伦已经发出了和解的声音;他坚持说,留在欧盟内部符合英国利益,并降低了他原来发出的不准其他国家使用英国机构的威胁调子。一些人希望,英国或许可以以“观察员”身份应邀参与讨论协议;或许在激情减退以后,可以由27国签署一项整个欧盟协议的新文本(这当然不大现实)。

卡梅伦的时机选择与策略或许是失败的,但英国与它的欧盟伙伴间终归会发生不可避免的争吵。建立在不信任基础上的关系在困难的时刻必定会破裂。金融危机暴露了马斯特里赫特协议的缺陷。英国的欧洲怀疑主义者和欧洲的联邦主义者都同样确信无疑地预言,如果没有政治上与经济上的联盟,货币联盟不可能成功。就在欧元区谋求更为紧密的一体化以拯救自己的时候,许多英国保守党人认为,放松甚至切断英国与欧盟之间关系的时刻到了。

对绝大多数欧盟国家来说,欧洲一体化是一个信念问题。有些欧盟国家太小,单枪匹马成不了气候。其他一些国家(即德国)又太大,自行其是难免会吓着它们的邻国。对法国来说,欧洲为它提供了一个控制德国权势并发挥高卢影响力的手段。在那些国家当局不受信任的国家里,欧洲有人们向往的规则、现代性和严密。

只有英国例外

但1973年加入这一俱乐部的英国只不过把欧洲看成发挥国家影响力与优势的几个来源之一。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G8成员国、强大的(尽管在减弱)武装力量、与美国和英语世界的紧密联系,所有这些都可以取代欧洲。如果对绝大多数欧洲国家来说,欧洲关乎它们的命运;那么对英国来说,这只不过是冷酷得多的成本效益分析罢了。

无论好坏,总之英国与众不同。英国公众对欧洲的怀疑超过欧盟内任何国家。接受 “民治”(YouGov)最新调查的英国人中,43%说他们会在公民投票中选择英国脱离欧盟,而投票留下的只占36%。因为“欧洲建设”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课题,唯有英国人对那些没有确定细节的交易心怀疑虑。而英国经常成为局外人。英国比别的国家更加利己,对国家干预和规则更为谨慎,而且是欧洲内部远超其他中心的最大金融中心。因此,回想起过去受到暗算的经历,英国担心多数决投票是有道理的。许多决议打着“健康与安全”的旗号进行多数决投票,因此让英国无法援引“社会与就业”规则的“不参与”条款;这一条款也是梅杰赢得的。

当人们谈论欧盟,说它是建筑在无私团结基础上的项目时,英国人只有慨叹,因为他们相信,他们的竞争对手(法国之流)正以更为巧妙的手段掩盖其自私之心。那些呼吁对大多数议题进行多数决投票的人们相信他们将会取得胜利。因此,当看到自己的国家在布鲁塞尔的深远影响时,英国人或许会感到非常吃惊:欧盟中越来越多的活动用英语,欧盟向斯堪的纳维亚和东欧的扩展给英国带来了许多新朋友,他们曾经诟病的欧洲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现在主要是发展经济自由主义的力量。现在是法国人在自己构建的机构中有了陌生人的感觉。或许这才是萨科齐渴望有一个比较小的核心的原因。

那么,对英国来说什么改变了呢?一个因素是,在金融危机中,金融监管突然成了需要优先考虑的事。这就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与英国的冲突。而这是在单一市场的现任总裁,前法国外交部长米切尔•巴尼尔(Michel Barnier)领导下发生的,这更让英国人感到的威胁意味的强烈,尽管巴尼尔自认为亲英人士,他手下的总干事也是英国人。巴尼尔差不多炮制了30项各色规则,英国对自己在投票中可能的失利深感忧虑。

话虽如此,但尽管英国经常陷入苦斗,它却还从来没有在任何一项新的金融规则投票中失利。在某些领域中,例如市场监管,英国觉得欧盟干预过多。在银行的资本规定方面英国想要比其它国家更为严厉。英国称欧洲金融交易税的计划为“一颗瞄准伦敦心脏的子弹”(有关税收的投票仍需全票通过,但有些国家想只对欧元区内部的交易征税)。因此,卡梅伦前往布鲁塞尔时希望能特别保护金融业也就不足为奇了。真正令人吃惊的是,他用以达到这一目标的外交手段竟然如此拙劣。

外交失利的剖析

挑起争论的是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她不顾绝大多数与会者的意愿,坚持修改协议,以加强财政纪律。她已经推动欧盟成员国以条约为基础成立了一个永久性拯救基金,欧洲稳定机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 (ESM)),取代了临时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uropean Financial Stability Facility (EFSF))。卡梅伦今年早些时候接受了ESM(尚待英国议会批准)。

但今年10月,欧洲怀疑主义者在议会对他的反叛令人忧虑。面对对协议进行第二轮更大的修改的前景,卡梅伦决定进行更坚决的谈判。这样做的部分原因是他担心,欧元区进一步一体化会让各国在与单一市场有关的问题,特别是在金融业问题上结成死党对付“外人”。峰会前夕法德两国的一份联合信件中毫无掩饰地说到了这一点。但卡梅伦也知道,如果不能赢得一些让步,他这方面不会批准一项协议。

卡梅伦没有做好战前准备。他的办公室似乎忽视了老练外交家的建议。没做什么努力来争取同盟者支持。在整个准备阶段,卡梅伦的欧洲与全球事务顾问乔恩•昆利夫爵士(Sir Jon Cunliffe)只模糊地概述了英国的立场。保卫伦敦金融城只是三个可能要求之一。当人们要求详细内容时,英国人说他们担心泄密,不会散发文件;尽管德国与法国对他们的目的直言不讳。

只是在峰会前夕的高官会议上英国才清楚详细地解释了它的建议,其中心是要求对金融监管中四个要点重新采用一致同意投票制,这将形成文字,写入新协议。或许是欧盟部长会议(Council of Ministers)的法律顾问,法国人胡伯特•里苟(Hubert Legal)(他的名字取得名副其实)的口头意见让英国人更为勇敢。他说的是,法国与德国推动的修改必须与包括英国的所有27个欧盟国家的协议一致。这似乎让法国与德国的威胁归于无效:它们威胁说,如果英国真的碍事,它们就会走另一条路,通过一项至少由17国签署的新协议解决问题。

由欧洲理事会(European Council)主席赫尔曼•范龙佩(Herman Van Rompuy)起草的讨论文件没有提到政府间协议。实际上他给出了两项选择。其一是修改变协议文本第12款。这可以由与会领袖一致投票通过,不必经过漫长而且结果难测的国家批准。许多人喜欢这种巧妙的解决办法,它似乎给了许多德国想要的东西。但德国人却提出了异议:他们想把新财政规则写入正式协议。对此范龙佩也有更大幅度修改协议的计划。但这项计划对德国人来说又太宏伟,因为其中包括发行联合欧洲债券的详细计划,同时还允许ESM从欧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贷款。这两个主意柏林都不欣赏。

据官员们说,由于要求全面修改协议,默克尔在峰会之夜多少遭到了孤立。整个形势的完全改变发生在大约凌晨两点,范龙佩问卡梅伦,如果只修改协议第12款,他能否降低要价;卡梅伦说他不会。这就让萨科齐得到了转而要求签订政府间协议的机会。卡梅伦知道默克尔想让欧洲委员会和欧洲法庭参与,就说签订协议不能使用这两个机构。致命一击最后来临:里苟说,尽管很困难,但一项单独的协议其实可以与欧盟现有的立法相一致。

另一件让卡梅伦吃惊的事是,非欧元区国家竟然如此之快地表态宣布它们将参与这一项目。除了英国之外,没有哪个国家想永远成为“出局者”。卡梅伦在峰会清晨5点结束时陷于孤立。他的手段玩得太过分了。后来他还是坚持,他做出了“一个困难但却正确的决定。”但他也承认,他的战略存在着实在的风险。

euro2.jpg

萨科齐谴责卡梅伦企图“在欧洲的中心创造一块飞地”。爱丽舍宫(Flysee)的官员私下里谈到“给英国的一记耳光”。但更广泛的反应要和缓得多。“27国的欧洲完结了”,法国《世界报》( Le Monde)这样哀叹。而且,法国的反对派并没有把这一交易看成法国的胜利,而是看成德国式紧缩的一次令人不快的凯歌。明年春天总统大选的社会党候选人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现在是民调热门;他对自己的本领极为信任,并宣布将就任何协议“重开谈判”。社会党的敌对情绪几乎让萨科齐不可能让任何核心元素在交易中到位:写下平衡预算的“金科玉律”需要议会中五分之三的多数通过。

在莱茵河的另一面,德国在野党社会民主党批评这一交易是法国的胜利,而不是默克尔吹嘘的“向稳定的欧盟的突破性进展”。德国人不像法国人那样乐见于卡梅伦的狼狈。或许英国人的处境的确很尴尬,但他们阻碍了法国让欧洲走向政府制导与保护的野心。默克尔很重视27国的欧盟。她在说到英国的气候变化政策时告诉德国联邦议会,英国会继续在许多领域上成为可靠的伙伴。

许多人质疑默克尔在协议之战中的智慧。在现存规则下,财政规则已经收紧了,中央监控已经加强了。由于制裁的威胁,新协议或许更容易让某些国家进入“超额赤字”程序,但这些国家的大部分其实已经进入了。默克尔甚至在这次峰会之前就已经放弃了她的主要要求:把违规者送上欧洲法庭(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的权力。作为替代,该法庭将仅以评估各国必须引入的债务刹车是否合乎欧盟要求的方式间接参与。而且,在批准ESM问题上,她现在跟她联合政府中的自由民主党(Free Democrat)伙伴也有麻烦。

欧元又会如何?

在对英国的拒绝、欧元区管理的准确形式和法律文书的选择方面的喧嚣分散了人们对一个意义重大得多的问题的注意力:这次峰会后,欧元区距离其拯救欧元的目标更近些了吗?由于对国际货币基金(IMF)的额外贷款,欧元拯救基金多了一点补给(尽管与IMF的这一交易或许是已经解决了的),这次峰会可以勉强算作取得了些微成果。往最坏的情况说,它浪费了时间,回避了主要问题,即德国的拯救计划致命地过分强调紧缩和赤字国家的调整,而没有强调经济增长和盈余国家的调整。

在经济不景气的时刻持续强调顺周期财政紧缩看来并不明智。即使在那些确实需要纪律的领域,对肆意挥霍的国家的制裁也不应该是更多的规则,而是对债券收益率的市场压力。市场推高了意大利和其他债券的收益率,这一不良反应说明危机还远未过去(见另文)。需要做出一种承诺,即通过某种形式的欧洲债卷来共同负担某些债务;只有这种更强有力的行动才有可能平息市场的恐慌。除非人们能够很快地拯救欧元,否则卡梅伦对27国协议的否决就可能成为一个更加重要得多的事件的注脚:整个欧盟体系的崩溃。

[注] 译者认为,这里的game,set and match指的是网球比赛中的“局、盘和比赛”。而mismatch应该是双关语,既指比赛本身是错误的,同时也指错误的搭配。这可以从配画中得到暗示:萨科齐在网球场上使用的是网球拍,而卡梅伦用的却是板球的击球棒。

感谢译者 悠悠万事97 点击此处阅读双语版

4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Dezazer 2011-12-22 08:10
本帖最后由 Dezazer 于 2011-12-22 08:17 编辑

lz新作
还冒着热气呢~~
呵呵
但是强烈建议不要熬夜~~~
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
下午再来看 O(∩_∩)O
引用 xb3031 2011-12-22 09:24
长文,辛苦~~

卡梅伦独立支持,抗衡26国领袖,以修改协议无法保护对英国性命攸关的金融业为由,否决了修改欧盟协议的提议。
卡梅伦独自抗衡26国领袖,以修改协议无法保护对英国性命攸关的金融业为由,否决了修改欧盟协议的提议。


最有道理吹嘘在此次峰会上获胜的领袖却是法国总统萨科齐。
最有资格吹嘘在此次峰会上获胜的领袖却是法国总统萨科齐。

引用 xb3031 2011-12-22 09:39
本帖最后由 xb3031 于 2011-12-22 09:39 编辑

而这对英国利益的损害可以是严重的。
而这有可能严重损害英国利益。


It was sidestepped by a deal to draw up an inter-governmental agreement outside the EU treaties (messier in legal terms, but not impossible). To Mr Cameron’s surprise, all of the other 26, including several erstwhile allies, declared their wish to sign up (though some later expressed doubts, and several may find it hard to secure approval from national parliaments or in referendums).
人们可以通过拟定一份欧盟协议以外的政府间协议绕过他的否决(这在法律上更麻烦些,但却并非不可能)。让卡梅伦吃惊的是,所有其它26国,包括几个英国曾经的盟国,都宣布想要签字赞同修改(当然,后来有几个国家表示了疑虑;还有几个可能会发现,它们的国家议会或公民投票难以批准这一修改)。

---------------------------------------------
标红的地方,我认为LZ理解错了,应该是前一句提到的“an inter-governmental agreement outside the EU treaties”
LZ补充成“修改”,给人的感觉是前文提到的卡梅伦否决的欧盟协议修改,容易让人误导~~


引用 xb3031 2011-12-22 10:17
本帖最后由 xb3031 于 2011-12-22 10:24 编辑

For better or worse, in short, Britain is different.
无论好坏,总之英国与众不同。
总之,不论怎样(好坏)英国是与众不同的。


这更让英国人感到的威胁意味的强烈
这让英国人感到强烈的威胁


真正令人吃惊的是,他用以达到这一目标的外交手段竟然如此拙劣
真正令人吃惊的是,他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所用的外交手段竟然如此拙劣
引用 xb3031 2011-12-22 10:27
本帖最后由 xb3031 于 2011-12-22 10:30 编辑

Fiscal rules have already been tightened, and central monitoring has been enhanced, under existing rules.
在现存规则下,财政规则已经收紧了,中央监控已经加强了。
在既有的规则下,已经收紧财政规则并且加强中央监控。


Even where discipline is necessary, the real sanction against profligate countries is not more rules, but market pressure on bond yields.
即使在那些确实需要纪律的领域,对肆意挥霍的国家的制裁也不应该是更多的规则,而是对债券收益率的市场压力。
即使在那些确实需要纪律的领域,制裁肆意挥霍国家的方式不应该采取更多的规则,而应该采取对债券收益率的市场压力。
引用 contrary 2011-12-22 13:08
For all the praise showered on Mr Cameron for his “British bulldog” spirit
尽管有人们向卡梅伦的“英国斗士”精神倾泻的溢美之词
showered 在此是to give sb a lot of sth,即表示大量(牛津该词条第四项)
尽管人们纷纷赞赏卡梅伦的“英国斗士”精神

an inner core
管理的内核的代名词。
核心机构

showed that “a new Europe is being born”.
这次峰会展现了“一个新欧洲的诞生。”
这次峰会表明“一个新的欧洲正在诞生(形成)”。

winning the Conservatives a swift poll boost
让保守党的民调得分迅速提升。
民调好象很少说得分
让保守党的民调支持度迅速上升。
引用 悠悠万事97 2011-12-22 13:57
回复 contrary 的帖子

For all the praise showered on Mr Cameron for his “British bulldog” spirit
尽管有人们向卡梅伦的“英国斗士”精神倾泻的溢美之词
showered 在此是to give sb a lot of sth,即表示大量(牛津该词条第四项)
尽管人们纷纷赞赏卡梅伦的“英国斗士”精神
窃以为“倾泻”也表明“大量”,而且更为形象。

an inner core
管理的内核的代名词。
核心机构
想用“内核”表示比“一般的核心”“更小的核心”[后面说到萨科齐想要一个“更小的核心”,故在此有所照应]

showed that “a new Europe is being born”.
这次峰会展现了“一个新欧洲的诞生。”
这次峰会表明“一个新的欧洲正在诞生(形成)”。
Good

winning the Conservatives a swift poll boost
让保守党的民调得分迅速提升。
民调好象很少说得分
让保守党的民调支持度迅速上升。
Good
引用 nayilus 2011-12-22 14:21
regulation全文译为规则,建议改为监管法规或宏观调控

Euro wonks will be further affronted that the British sought a veto on specific financial regulations, two decades after the unanimity rule was booted out of the single market by none other than Margaret Thatcher.
欧元政策专家更为不满的是,在撒切尔夫人本人把“一致通过”规定从单一市场中取消二十年后,英国又企图否决具体的金融规则。
欧元政策专家更为不满的是,在撒切尔夫人本人把“一致通过”规定从单一市场中取消二十年后,英国又企图在具体的金融规则上重新获取“一票否决权”。

veto是和unanimity呼应的,要求unanimity就表示任何国家都有权veto

It is more individualist, warier of state intervention and regulation and also home to by far the biggest financial centre in Europe.
individualist 应为个人主义 和 利己主义区别很大

Those calling most for majority voting assume they will be on the winning side.
那些呼吁对大多数议题进行多数决投票的人们相信他们将会取得胜利。
那些对进行多数决投票呼声最响的人们相信他们将会取得胜利。

那些对多数决投票呼声最响的人们正是相信他们将会取得胜利的人。

She told the Bundestag that Britain would remain a reliable partner in many fields, mentioning its role in climate-change policy.
她在说到英国的气候变化政策时告诉德国联邦议会,英国会继续在许多领域上成为可靠的伙伴。
她在说到英国在气候变化政策上扮演的角色时告诉德国联邦议会,英国会继续在许多领域上成为可靠的伙伴。
引用 悠悠万事97 2011-12-22 14:40
回复 xb3031 的帖子

卡梅伦独立支持,抗衡26国领袖,以修改协议无法保护对英国性命攸关的金融业为由,否决了修改欧盟协议的提议。
卡梅伦独自抗衡26国领袖,以修改协议无法保护对英国性命攸关的金融业为由,否决了修改欧盟协议的提议。
Good

最有道理吹嘘在此次峰会上获胜的领袖却是法国总统萨科齐。
最有资格吹嘘在此次峰会上获胜的领袖却是法国总统萨科齐。
Good

而这对英国利益的损害可以是严重的。
而这有可能严重损害英国利益。
Good


It was sidestepped by a deal to draw up an inter-governmental agreement outside the EU treaties (messier in legal terms, but not impossible). To Mr Cameron’s surprise, all of the other 26, including several erstwhile allies, declared their wish to sign up (though some later expressed doubts, and several may find it hard to secure approval from national parliaments or in referendums).
人们可以通过拟定一份欧盟协议以外的政府间协议绕过他的否决(这在法律上更麻烦些,但却并非不可能)。让卡梅伦吃惊的是,所有其它26国,包括几个英国曾经的盟国,都宣布想要签字赞同修改(当然,后来有几个国家表示了疑虑;还有几个可能会发现,它们的国家议会或公民投票难以批准这一修改)。

---------------------------------------------
标红的地方,我认为LZ理解错了,应该是前一句提到的“an inter-governmental agreement outside the EU treaties”
LZ补充成“修改”,给人的感觉是前文提到的卡梅伦否决的欧盟协议修改,容易让人误导~~
我感觉还是对的。从后面剖析外交失败过程的部分可以看到,an inter-governmental agreement outside the EU treaties 是“部长会议法律顾问”里苟发出的“致命一击”,是卡梅伦无法否决的。

For better or worse, in short, Britain is different.
无论好坏,总之英国与众不同。
总之,不论怎样(好坏)英国是与众不同的。
拟保留。


这更让英国人感到的威胁意味的强烈
这让英国人感到强烈的威胁
good


真正令人吃惊的是,他用以达到这一目标的外交手段竟然如此拙劣
真正令人吃惊的是,他为了达到这一目标所用的外交手段竟然如此拙劣
good

Fiscal rules have already been tightened, and central monitoring has been enhanced, under existing rules.
在现存规则下,财政规则已经收紧了,中央监控已经加强了。
在既有的规则下,已经收紧财政规则并且加强中央监控。
“既有规定已经收紧了财政规则、加强了中央监控。”是不是更紧凑一些?


Even where discipline is necessary, the real sanction against profligate countries is not more rules, but market pressure on bond yields.
即使在那些确实需要纪律的领域,对肆意挥霍的国家的制裁也不应该是更多的规则,而是对债券收益率的市场压力。
即使在那些确实需要纪律的领域,制裁肆意挥霍国家的方式不应该采取更多的规则,而应该采取对债券收益率的市场压力。
考虑中……
引用 悠悠万事97 2011-12-22 14:56
回复 nayilus 的帖子

regulation全文译为规则,建议改为监管法规或宏观调控
考虑中

Euro wonks will be further affronted that the British sought a veto on specific financial regulations, two decades after the unanimity rule was booted out of the single market by none other than Margaret Thatcher.
欧元政策专家更为不满的是,在撒切尔夫人本人把“一致通过”规定从单一市场中取消二十年后,英国又企图否决具体的金融规则。
欧元政策专家更为不满的是,在撒切尔夫人本人把“一致通过”规定从单一市场中取消二十年后,英国又企图在具体的金融规则上重新获取“一票否决权”。
“一票否决权”very good

It is more individualist, warier of state intervention and regulation and also home to by far the biggest financial centre in Europe.
individualist 应为个人主义 和 利己主义区别很大

individualist [,indi'vidjuəlist; -dʒu-]
•        n.
1.        坚持个人独特性的人;有显著独立倾向的人
2.        个人主义者;利己主义者
3.        个人主义的支持者
4.        主张实行不干涉主义者



Those calling most for majority voting assume they will be on the winning side.
那些呼吁对大多数议题进行多数决投票的人们相信他们将会取得胜利。
那些对进行多数决投票呼声最响的人们相信他们将会取得胜利。

那些对多数决投票呼声最响的人们正是相信他们将会取得胜利的人。
Good

She told the Bundestag that Britain would remain a reliable partner in many fields, mentioning its role in climate-change policy.
她在说到英国的气候变化政策时告诉德国联邦议会,英国会继续在许多领域上成为可靠的伙伴。
她在说到英国在气候变化政策上扮演的角色时告诉德国联邦议会,英国会继续在许多领域上成为可靠的伙伴。
Yeah

引用 Dezazer 2011-12-22 21:51
只看了前七段
(1)
Game, set and mismatch
lz原译:搭配错误的局点,盘点与赛点

我觉得题目的翻译有待商榷~

体育比赛中“局点”用的是“game point”,“赛点”是“match point”,mismatch译为“搭配错误”问题不大,但是在中文里面用“搭配错误”来修饰“局点、赛点”似乎不妥~~

(2)
mix political differences and inept diplomacy?
没太明白 额~~

(3)
its tortured relationship with Europe
lz原译:与欧洲之间令人烦恼的关系

可否考虑译为“与欧洲之间本已不堪的关系?”

(4)
winning the Conservatives a swift poll boost
lz原译:保守党的民调支持率迅速提升

我觉得“民调支持率”这种说法有点非主流

试译:民调显示,保守党的支持率迅速上升。

(5)
For Eurosceptics, in particular, it was a moment of catharsis after decades of suspicion and resentment.
lz原译:特别对欧洲怀疑主义者来说,现在是在几十年的怀疑与怨恨之后一吐积怨的时候了。

“是...的时候”一般都表示“将要进行,但是还没有进行的动作”吧~~
比如“现在是复仇的时候了”,就表示“即将进行复仇行动”。
这里的“一吐积怨”事实上指的是“卡梅伦投的否决票”,这个动作已经完成了,所以我觉得这
里使用“是...的时候了”这个表达方式不太妥当...

试译:尤其是对于那些对欧洲持怀疑态度的人来说,卡梅伦的这张反对票可算是让他们几十年来对欧洲的怀疑与积怨好好发泄了一下。

(6)
“Excellent statesmanship,” declared a prominent sceptic, John Redwood. “Europe knows that it is dealing with a prime minister who will say no.”
lz原译:“卓越的政治家风范”,一位著名的欧洲怀疑主义者约翰-莱德伍德(John Redwood)声称。“欧洲现在知道了,它面对的是一位能够说‘不’的首相。”

“它面对的是一位敢于说‘不’的首相”如何?

(7)
不会让英国丧失主权

个人觉得加上“任何”两字可以避免歧义。
试译:不会让英国丧失任何主权

(8)
The strictures of budgetary control—“instruments of torture”, one British official calls them—apply only to the euro zone.
lz原译:一位英国官员把严酷的预算控制称为“刑具”,但它只对欧元区有效。

“严酷的预算控制”似乎有点翻译腔啊~~

试译:一位英国官员将加强预算控制的措施称为“刑具”。事实上,这些措施只适用于欧元区。

(9)
It was sidestepped by a deal to draw up an inter-governmental agreement outside the
EU treaties.
lz原译:人们可以通过拟定一份欧盟协议以外的政府间协议绕过他的否决。

原文中的是过去式,lz译为“人们可以”似乎不妥~

试译:各国政府已经达成协议将在欧洲条约以外起草一份政府间协定,这实际上已经避开了卡梅伦的反对票。

(10)
还有几个可能会发现,它们的国家议会或公民投票难以批准这一修改

可否考虑改为“还有几个国家,要想获得国家议会的批准或者通过全民公投可能比较困难”?

(11)
甚至还会让这一情况更容易发生

甚至让这一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大增

(12)
Worse, the British veto did nothing to protect the City of London from tiresome EU regulations, and may even have made them likelier, as loss of clout in Brussels makes it harder to fend off new rules.
lz原译:更糟糕的是,英国的否决不但在保卫伦敦金融城免受讨厌的欧洲规则损害方面毫无用处,甚至还会让这一情况更容易发生:因为英国在布鲁塞尔丧失了权势,这使它更不容易阻止引入新规则。

Brussels指代的应该是“欧盟”, clout应该是“影响力”啊~~
看了后面的内容我觉得,前面一句的意思是:英国不想使其金融业受到欧盟繁琐的金融规则的管制。

试译:更糟糕的是,英国投的反对票并不能使伦敦金融城免受欧盟繁琐的金融规则的管制。由于丧失了在欧盟的影响力,在反对引入新规章制度的时候,英国将更加没有发言权。

(13)
金融业者

好像没有这种说法吧~~

“金融业从业者”?

(14)
To the others it seemed that Mr Cameron was threatening to block a deal in the euro zone’s darkest hour.
lz原译:对其他人来说,卡梅伦似乎在欧元区最黑暗的时刻做出了阻止交易的威胁。

强烈认为,这里的deal是“一项协定”或者“一项协议”,而不是“交易”
be threatening to 我觉得应该是“试图阻止”

试译:而在其他人看来,卡梅伦似乎是在欧元区最黑暗的时候试图阻止各国达成一项协议。

(15)
Euro wonks will be further affronted that the British sought a veto on specific financial regulations, two decades after the unanimity rule was booted out of the single market by none other than Margaret Thatcher.
lz原译:更令欧元政策专家不满的是,在撒切尔夫人本人把“一致通过”规定从单一市场中取消二十年后,英国又企图在具体的金融规则上重获“一票否决权”。

我觉得这里的none other than的意味应该是“不是别人,正是.. ...”或者可以简单译为“正是...”,这样似乎更贴近原文的意思~要是在撒切尔夫人前面加上“英国的”好像就更加贴切了~个人觉得这里用“英国的撒切尔夫人”比“撒切尔夫人本人”更合适

(16)
据报道,萨科齐曾在峰会上问卡梅伦:“大卫,为什么我们要向你付钱来拯救欧元?”

我觉得调整一下那个疑问的顺序,可能意味更加准确~

“大卫,我们要拯救欧元为什么要向你付钱”?

(17)
The markets’ nervous reaction suggests this was yet another make-or-break summit that had done too little.
lz原译:市场对此的神经质反应说明,这又是一次没什么成果的孤注一掷的峰会。

markets' nervous reaction我觉得可以理解成:不安的市场

(18)
卡梅伦放弃了英国几百年来在欧洲大陆上平衡各方势力的传统

“放弃”改为“摈弃”如何?

(19)
It is easy to see the marginalisation of Britain in the EU, a progressive breakdown of relations and, ultimately perhaps, Britain’s departure (see Bagehot).
lz原译:很容易看出的是英国在欧盟核心之外的游离,然后是它逐渐与各方脱离关系,最后可能就是英国脱离欧洲(见白芝浩文)。

试译:显而易见,英国在欧盟中的地位已经边缘化,甚至有可能与其他各方脱离关系,最终离开欧盟。

(20)
Britain’s friends
lz原译:英国的朋友们

“英国的友邦”?

(21)
留在欧盟内部符合英国利益

留在欧盟符合英国利益?

(22)
perhaps, once passions have abated
lz原译:激情减退以后

看了接下来那句话,我觉得应该译为“冷静下来以后”

(23)
the new text could become a full EU treaty at 27
lz原译:可以由27国签署一项整个欧盟协议的新文本

new text应该和后面的treaty是一个意思

试译:新签订的欧盟条约可能会得到所有27个成员国的同意。


想lz致敬~~~
引用 contrary 2011-12-23 13:12
昨天还未看完~继续~

and several may find it hard to secure approval from national parliaments or in referendums
还有几个可能会发现,它们的国家议会或公民投票难以批准这一修改
secure是(尤指经过努力)获得、实现,我觉得保持原来的词性句子更通顺,因为难以secure的主语其实是各政府,而不是议会或公投
还有几个可能会发现,这一修改难以获得其国家议会或公民投票的批准

It is easy to see the marginalisation of Britain in the EU, a progressive breakdown of relations and, ultimately perhaps, Britain’s departure
很容易看出的是英国在欧盟核心之外的游离,然后是它逐渐与各方脱离关系,最后可能就是英国脱离欧洲(见白芝浩文)。
前面稍微改一改
显然,英国在欧盟核心之外游离,然后逐渐与各方脱离关系,最终可能将会脱离欧洲。

Britain’s friends  英国的朋友们
这个的语气感觉就是“同胞们”,不过这词貌似有点太中国化...我觉得直接英国人就算了,朋友们稍显突兀...

Mr Cameron has sounded conciliatory
卡梅伦已经发出了和解的声音
表达感觉有点不协调
卡梅伦已开腔表示愿意和解

once passions have abated
或许在激情减退以后
once是一旦,passion在这里不是激情了,是指英国的愤怒,意思是英国暂时以评论员身份出席会议,一旦其对协议的愤怒消退了,那就27国一起签订协议

Mr Cameron’s timing and tactics may have failed
卡梅伦的时机选择与策略或许是失败的
timing应加以说明,不然有点唐突
卡梅伦选择和解的时机与策略或许是失败的

A relationship built on distrust was bound to fracture in hard times.
建立在不信任基础上的关系在困难的时刻必定会破裂
建立在...基础上通常是一种积极的说法,但这里中间是个消极的distrust ,此处宜用反译
缺乏互信基础的关系在困难的时刻必定会破裂

to loosen or even sever Britain’s bonds with the EU.
放松甚至切断英国与欧盟之间关系的时刻到了。
放松关系搭配不太当,一般都说疏远与...的关系吧

好长,回头再来
引用 悠悠万事97 2011-12-23 13:32
回复 Dezazer 的帖子

只看了前七段
(1)
Game, set and mismatch
lz原译:搭配错误的局点,盘点与赛点

我觉得题目的翻译有待商榷~

体育比赛中“局点”用的是“game point”,“赛点”是“match point”,mismatch译为“搭配错误”问题不大,但是在中文里面用“搭配错误”来修饰“局点、赛点”似乎不妥~~
反复考虑过。最开始是“错误搭配的局、盘与比赛”后来要与梅杰的话对应,才改成现在这样。Any suggestion?

(2)
mix political differences and inept diplomacy?
没太明白 额~~
混到一起,让它们相遇

(3)
its tortured relationship with Europe
lz原译:与欧洲之间令人烦恼的关系

可否考虑译为“与欧洲之间本已不堪的关系?”
差不多意思?

(4)
winning the Conservatives a swift poll boost
lz原译:保守党的民调支持率迅速提升

我觉得“民调支持率”这种说法有点非主流

试译:民调显示,保守党的支持率迅速上升。
考虑中

(5)
For Eurosceptics, in particular, it was a moment of catharsis after decades of suspicion and resentment.
lz原译:特别对欧洲怀疑主义者来说,现在是在几十年的怀疑与怨恨之后一吐积怨的时候了。

“是...的时候”一般都表示“将要进行,但是还没有进行的动作”吧~~
比如“现在是复仇的时候了”,就表示“即将进行复仇行动”。
这里的“一吐积怨”事实上指的是“卡梅伦投的否决票”,这个动作已经完成了,所以我觉得这
里使用“是...的时候了”这个表达方式不太妥当...

试译:尤其是对于那些对欧洲持怀疑态度的人来说,卡梅伦的这张反对票可算是让他们几十年来对欧洲的怀疑与积怨好好发泄了一下。
it was a moment我认为不是卡梅伦否决的时候,而是怀疑主义者热烈支持卡梅伦的时候;就是说是在他否决了之后

(6)
“Excellent statesmanship,” declared a prominent sceptic, John Redwood. “Europe knows that it is dealing with a prime minister who will say no.”
lz原译:“卓越的政治家风范”,一位著名的欧洲怀疑主义者约翰-莱德伍德(John Redwood)声称。“欧洲现在知道了,它面对的是一位能够说‘不’的首相。”

“它面对的是一位敢于说‘不’的首相”如何?
考虑中

(7)
不会让英国丧失主权

个人觉得加上“任何”两字可以避免歧义。
试译:不会让英国丧失任何主权
看不到不加“任何”为什么会有歧义。

(8)
The strictures of budgetary control—“instruments of torture”, one British official calls them—apply only to the euro zone.
lz原译:一位英国官员把严酷的预算控制称为“刑具”,但它只对欧元区有效。

“严酷的预算控制”似乎有点翻译腔啊~~

试译:一位英国官员将加强预算控制的措施称为“刑具”。事实上,这些措施只适用于欧元区。
这里真正的翻译腔是“预算控制的严酷”……
当时用“严酷”是与后面的“刑具”对应。


(9)
It was sidestepped by a deal to draw up an inter-governmental agreement outside the
EU treaties.
lz原译:人们可以通过拟定一份欧盟协议以外的政府间协议绕过他的否决。

原文中的是过去式,lz译为“人们可以”似乎不妥~

试译:各国政府已经达成协议将在欧洲条约以外起草一份政府间协定,这实际上已经避开了卡梅伦的反对票。
考虑中

(10)
还有几个可能会发现,它们的国家议会或公民投票难以批准这一修改

可否考虑改为“还有几个国家,要想获得国家议会的批准或者通过全民公投可能比较困难”?
拟保留。原来觉得应该在几个后加国家,但发现从前后文来看不加也是清楚的。

(11)
甚至还会让这一情况更容易发生

甚至让这一情况发生的可能性大增
拟保留。

(12)
Worse, the British veto did nothing to protect the City of London from tiresome EU regulations, and may even have made them likelier, as loss of clout in Brussels makes it harder to fend off new rules.
lz原译:更糟糕的是,英国的否决不但在保卫伦敦金融城免受讨厌的欧洲规则损害方面毫无用处,甚至还会让这一情况更容易发生:因为英国在布鲁塞尔丧失了权势,这使它更不容易阻止引入新规则。

Brussels指代的应该是“欧盟”, clout应该是“影响力”啊~~
看了后面的内容我觉得,前面一句的意思是:英国不想使其金融业受到欧盟繁琐的金融规则的管制。

试译:更糟糕的是,英国投的反对票并不能使伦敦金融城免受欧盟繁琐的金融规则的管制。由于丧失了在欧盟的影响力,在反对引入新规章制度的时候,英国将更加没有发言权。
不单是“繁琐”的,是英国认为欧洲有意刁难伦敦:也难怪,不借着各国一致的势力钳制老大,欧陆各国的金融业如何出头?但英国自然不愿意。

(13)
金融业者

好像没有这种说法吧~~

“金融业从业者”?
只要google一下就可以发现这种说法。

(14)
To the others it seemed that Mr Cameron was threatening to block a deal in the euro zone’s darkest hour.
lz原译:对其他人来说,卡梅伦似乎在欧元区最黑暗的时刻做出了阻止交易的威胁。

强烈认为,这里的deal是“一项协定”或者“一项协议”,而不是“交易”
be threatening to 我觉得应该是“试图阻止”

试译:而在其他人看来,卡梅伦似乎是在欧元区最黑暗的时候试图阻止各国达成一项协议。
考虑有些deal确实可以译为协议。

(15)
Euro wonks will be further affronted that the British sought a veto on specific financial regulations, two decades after the unanimity rule was booted out of the single market by none other than Margaret Thatcher.
lz原译:更令欧元政策专家不满的是,在撒切尔夫人本人把“一致通过”规定从单一市场中取消二十年后,英国又企图在具体的金融规则上重获“一票否决权”。

我觉得这里的none other than的意味应该是“不是别人,正是.. ...”或者可以简单译为“正是...”,这样似乎更贴近原文的意思~要是在撒切尔夫人前面加上“英国的”好像就更加贴切了~个人觉得这里用“英国的撒切尔夫人”比“撒切尔夫人本人”更合适
当时就觉得none other than的味道没全反映出来。

(16)
据报道,萨科齐曾在峰会上问卡梅伦:“大卫,为什么我们要向你付钱来拯救欧元?”

我觉得调整一下那个疑问的顺序,可能意味更加准确~

“大卫,我们要拯救欧元为什么要向你付钱”?
大卫,拯救欧元为什么要给你钱” 呢?是不是更口语化,更“无赖”一些?

(17)
The markets’ nervous reaction suggests this was yet another make-or-break summit that had done too little.
lz原译:市场对此的神经质反应说明,这又是一次没什么成果的孤注一掷的峰会。

markets' nervous reaction我觉得可以理解成:不安的市场
“市场的不安”是不是更好?

(18)
卡梅伦放弃了英国几百年来在欧洲大陆上平衡各方势力的传统

“放弃”改为“摈弃”如何?
感觉“摈弃”重了点。

(19)
It is easy to see the marginalisation of Britain in the EU, a progressive breakdown of relations and, ultimately perhaps, Britain’s departure (see Bagehot).
lz原译:很容易看出的是英国在欧盟核心之外的游离,然后是它逐渐与各方脱离关系,最后可能就是英国脱离欧洲(见白芝浩文)。

试译:显而易见,英国在欧盟中的地位已经边缘化,甚至有可能与其他各方脱离关系,最终离开欧盟。
考虑中

(20)
Britain’s friends
lz原译:英国的朋友们

“英国的友邦”?
拟保留。

(21)
留在欧盟内部符合英国利益

留在欧盟符合英国利益?
Yeah

(22)
perhaps, once passions have abated
lz原译:激情减退以后

看了接下来那句话,我觉得应该译为“冷静下来以后”
好一些

(23)
the new text could become a full EU treaty at 27
lz原译:可以由27国签署一项整个欧盟协议的新文本

new text应该和后面的treaty是一个意思

试译:新签订的欧盟条约可能会得到所有27个成员国的同意。
好像应该是:新文本可以成为完整的27国欧盟协议。
引用 悠悠万事97 2011-12-23 13:42
回复 contrary 的帖子

and several may find it hard to secure approval from national parliaments or in referendums
还有几个可能会发现,它们的国家议会或公民投票难以批准这一修改
secure是(尤指经过努力)获得、实现,我觉得保持原来的词性句子更通顺,因为难以secure的主语其实是各政府,而不是议会或公投
还有几个可能会发现,这一修改难以获得其国家议会或公民投票的批准
改一下:还有几个可能会发现,它们难以让议会或公民投票批准这一修改

It is easy to see the marginalisation of Britain in the EU, a progressive breakdown of relations and, ultimately perhaps, Britain’s departure
很容易看出的是英国在欧盟核心之外的游离,然后是它逐渐与各方脱离关系,最后可能就是英国脱离欧洲(见白芝浩文)。
前面稍微改一改
显然,英国在欧盟核心之外游离,然后逐渐与各方脱离关系,最终可能将会脱离欧洲。
改一下:显而易见,英国会游离于欧盟核心之外,然后逐渐与各方脱离关系,最终可能会脱离欧洲。

Britain’s friends  英国的朋友们
这个的语气感觉就是“同胞们”,不过这词貌似有点太中国化...我觉得直接英国人就算了,朋友们稍显突兀...
哦,看法不同。我觉得是英国的友邦

Mr Cameron has sounded conciliatory
卡梅伦已经发出了和解的声音
表达感觉有点不协调
卡梅伦已开腔表示愿意和解
考虑中

once passions have abated
或许在激情减退以后
once是一旦,passion在这里不是激情了,是指英国的愤怒,意思是英国暂时以评论员身份出席会议,一旦其对协议的愤怒消退了,那就27国一起签订协议
阳光君dezazer建议用“冷静下来之后”,感觉好些

Mr Cameron’s timing and tactics may have failed
卡梅伦的时机选择与策略或许是失败的
timing应加以说明,不然有点唐突
卡梅伦选择和解的时机与策略或许是失败的
我觉得是否决的时机与策略……

A relationship built on distrust was bound to fracture in hard times.
建立在不信任基础上的关系在困难的时刻必定会破裂
建立在...基础上通常是一种积极的说法,但这里中间是个消极的distrust ,此处宜用反译
缺乏互信基础的关系在困难的时刻必定会破裂
seems better

to loosen or even sever Britain’s bonds with the EU.
放松甚至切断英国与欧盟之间关系的时刻到了。
放松关系搭配不太当,一般都说疏远与...的关系吧
“疏远”是好些,我当时就对“放松”不很满意。
引用 Echotang 2011-12-23 17:13
汤兄,你太火了,我跟帖都还没跟完,mark下。。。。。。。。
引用 Dezazer 2011-12-23 21:16
文中有诸多译得极为精妙之处 哈哈~~
这篇文章很难很难,在lz译文的帮助下,我感觉自己还是没怎么理解
欠缺的太多了 哎~~
lz太牛了~~~

8-14段

(1)
vindicated
不太理解 哎~

(2)
放松联系 感觉好奇怪的说~~

(3)
managing German power
lz原译:控制德国权势

我觉得“制约”这个词可能会更加合适 ^_^

试译:制约德国的影响力

感觉这个power处理起来好麻烦啊~~

(4)
英国只不过把欧洲看成发挥国家影响力与优势的几个来源之一,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G8成员国、强大的(尽管在减弱)武装力量、与美国和英语世界的紧密联系,所有这些都可以取代欧洲。

“发挥优势的来源”似乎搭配不妥诶~~
“所有这些都可以取代欧洲”我觉得省略了一些东西导致逻辑有点乱了,比如“与美国和英语世界的紧密联系可以取代欧洲。”?

(5)
the British are uniquely suspicious of deals where the details are not pinned down.
lz原译:唯有英国人对那些没有确定细节的交易心怀疑虑。

我觉得这里deals译为“协议”更合适

(6)
An opt-out from social and employment rules also won by Mr Major was circumvented when many were imposed by majority vote in the guise of “health and safety”.
lz原译:许多决议打着“健康与安全”的旗号进行多数决投票,因此让英国无法援引“社会与就业”规则的“不参与”条款;这一条款也是梅杰赢得的。

没怎么看明白 哎~~

(7)
believing that rivals, such as France, just conceal their selfishness more skilfully.
lz原译:因为他们相信,他们的竞争对手(法国之流)正以更为巧妙的手段掩盖其自私之心

感觉不需要“正”啊~~

试译:他们认为英国的竞争对手(如法国)只是以更巧妙的手段将私心掩盖了起来。

(8)
Ever more EU business
lz原译:欧盟中越来越多的活动

是否可以考虑译为“越来越多的欧盟事务”?
引用 contrary 2011-12-23 22:49
Europe as only one of several sources of national influence and advantage.
把欧洲看成发挥国家影响力与优势的几个来源之一
用来发挥影响力的就应该是渠道,而不是来源

For better or worse 无论好坏
比较级表达出来更精准
无论变好变坏

when many were imposed by majority vote in the guise of “health and safety”.
许多决议打着“健康与安全”的旗号进行多数决投票
health与之前我点评过你的那篇一样,取合理/正常之意

the EU is spoken of as a project based on selfless solidarity
说它是建筑在无私团结基础上的项目时
项目感觉太小了,事业

This seemed to neutralize the Franco-German threat
这似乎让法国与德国的威胁归于无效
何苦说归于无效,直接说失效就OK了
引用 悠悠万事97 2011-12-23 23:10
回复 Dezazer 的帖子

(1)
vindicated
不太理解 哎~
vin•di•cate   (v n d -k t )
tr.v. vin•di•cat•ed, vin•di•cat•ing, vin•di•cates
1. To clear of accusation, blame, suspicion, or doubt with supporting arguments or proof: "Our society permits people to sue for libel so that they may vindicate their reputations" (Irving R. Kaufman).
2. To provide justification or support for: vindicate one's claim.
3. To justify or prove the worth of, especially in light of later developments.
4. To defend, maintain, or insist on the recognition of (one's rights, for example).
5. To exact revenge for; avenge.
因此认为,feel vindicated就是“感到确信无疑”


(2)
放松联系 感觉好奇怪的说~~
哦,contrary提出用“疏远”,我觉得有道理

(3)
managing German power
lz原译:控制德国权势

我觉得“制约”这个词可能会更加合适 ^_^

试译:制约德国的影响力

感觉这个power处理起来好麻烦啊~~
“制约”很好。我还是觉得“制约德国的势力”比较好。

(4)
英国只不过把欧洲看成发挥国家影响力与优势的几个来源之一,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G8成员国、强大的(尽管在减弱)武装力量、与美国和英语世界的紧密联系,所有这些都可以取代欧洲。

“发挥优势的来源”似乎搭配不妥诶~~
“所有这些都可以取代欧洲”我觉得省略了一些东西导致逻辑有点乱了,比如“与美国和英语世界的紧密联系可以取代欧洲。”?
“英国只不过把欧洲看成发挥国家影响力与优势的几个渠道之一,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G8成员国、强大的(尽管在减弱)武装力量、与美国和英语世界的紧密联系,所有这些都可以取代欧盟成员的作用”。这样改一下如何?当时也觉得别扭,但我想这里有原作的问题。

(5)
the British are uniquely suspicious of deals where the details are not pinned down.
lz原译:唯有英国人对那些没有确定细节的交易心怀疑虑。

我觉得这里deals译为“协议”更合适
我对你“头七段的点评”的点评中提到deal需要重新考虑。

(6)
An opt-out from social and employment rules also won by Mr Major was circumvented when many were imposed by majority vote in the guise of “health and safety”.
lz原译:许多决议打着“健康与安全”的旗号进行多数决投票,因此让英国无法援引“社会与就业”规则的“不参与”条款;这一条款也是梅杰赢得的。

没怎么看明白 哎~~
梅杰争取到可以不参与欧盟““社会与就业”规则的权利,但欧盟其他国家把一些本应在社会与就业框架下讨论的东西放到健康与安全框架下讨论,使英国即使不愿意参与也无法”不参与。

(7)
believing that rivals, such as France, just conceal their selfishness more skilfully.
lz原译:因为他们相信,他们的竞争对手(法国之流)正以更为巧妙的手段掩盖其自私之心

感觉不需要“正”啊~~

试译:他们认为英国的竞争对手(如法国)只是以更巧妙的手段将私心掩盖了起来。
我把Just译成“正”

(8)
Ever more EU business
lz原译:欧盟中越来越多的活动

是否可以考虑译为“越来越多的欧盟事务”?
“越来越多的欧盟事务”用英语?感觉搭配不当。
引用 悠悠万事97 2011-12-23 23:15
回复 contrary 的帖子

Europe as only one of several sources of national influence and advantage.
把欧洲看成发挥国家影响力与优势的几个来源之一
用来发挥影响力的就应该是渠道,而不是来源
“渠道”很好。

For better or worse 无论好坏
比较级表达出来更精准
无论变好变坏
拟保留。

when many were imposed by majority vote in the guise of “health and safety”.
许多决议打着“健康与安全”的旗号进行多数决投票
health与之前我点评过你的那篇一样,取合理/正常之意
不,这里说的真的是“健康”,跟“合理/正常”没关系。这里的“健康与安全”都是名词。

the EU is spoken of as a project based on selfless solidarity
说它是建筑在无私团结基础上的项目时
项目感觉太小了,事业
good

This seemed to neutralize the Franco-German threat
这似乎让法国与德国的威胁归于无效
何苦说归于无效,直接说失效就OK了
OK

查看全部评论(25)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2-5-17 01:36 , Processed in 0.08120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