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专栏 查看内容

[2012.04.28] 共和党人疯了吗?

2012-5-4 08:22| 发布者: migmig| 查看: 6210| 评论: 16|原作者: jerichokk

摘要: 你怨他们太癫狂,他们笑你看不穿。
莱克星敦

共和党人疯了吗?

你怨他们太癫狂,他们笑你看不穿。
022 United States - Lexington.mp3

如果两党制下一党发疯,将有什么后果?两名为著名智库效力的学者在他们掷地有声而怒不可遏的新书里提出了这个问题。他们是布鲁克林研究所的托马斯-曼恩和美国企业研究所的诺曼-安斯坦。这本书标题比较客气:《败絮其中》(基础出版社),而全书论点则浓缩在了副标题:探讨美国宪政体系与极端主义新政治的冲突。

两名学者的论题是美国的政党已经变得像议会制下的政党一样水火不容。然而议会制容许多数党执政,少数党只能韬光养晦;美国却三权分立,极少给一党无限权力。所以美国出现了这种议会制形态的政党,下场就只能是“蓄意阻挠”和僵局。

以上论调在2010年中期选举茶党浪潮席卷选举,协助脾气暴躁的共和党夺得众议院多数席位后已经见怪不怪,僵局也已经如期而至。实际上,曼恩和安斯坦早在2006年的一本书《残支》中就已经留意到了这种趋势。只不过共和党现在又变本加厉,已经变成了“一个暴躁的异端——意识形态极端;蔑视既有的社会和经济政策体系;不屑于妥协;对于广泛认可的事实、证据、科学不为所动;对政治对手的正当性不屑一顾。”

事实上,很多人,包括一些老共和党人,都感受到了该党当下的这种作风。不过曼恩和安斯坦明显在贼喊捉贼:他们不赞同某党,就质疑该党的正当性。确实,现在的共和党比小布什时期下拥护大政府的“慈善保守主义”(注1)向右转了不少,不过难道政党就不能改变立场?他们两个智库人士,有什么资格划定所谓的中间立场?更别说将一个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政党斥为“异端”。

从另一个角度说,各位看官不妨参考一下格洛弗-诺奎斯特的论点。他是强大的游说组织“美国税收改革”的头目,在共和党内有异乎寻常的影响力。他也推出了一本新书叫《溃败》(威利出版社)。他说的溃败并不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紧随而至的衰退,而是奥巴马的回应。他相信奥巴马的行动是雪上加霜,导致了“有史以来最糟糕的复苏。”

这位仁兄的政治理想是把联邦政府缩小到“能在浴缸里淹死”,上述观点从他嘴里蹦出来就像和尚念经一样顺理成章。不过书中有趣之处并不是诺奎斯特仇视政府,而是他对政治的分析。曼恩和安斯坦对两党之间的分歧感到遗憾,而诺奎斯特却表示欢迎。两位学者说共和党疯了,他则点出了这疯癫之中的章法。

非常时期当用非常手段

像诺奎斯特这样的共和党人十分乐意揽下“蔑视既有社会经济政策体系”的罪名。他们对于一个束缚自由又债务缠身的联邦政府怨念已久,已经迫不及待要肢解这个体系。对于政党两极化,诺奎斯特说,两党之一要向东,另外一党要向西,根本没有什么可妥协的。他说,美国政治曾经长期陷入地缘主义。“民主党”和“共和党”这两个词告诉你的只是到底这个政党是从北方来的,还是从南方来的(注2)。现在政党实际上是政见不一致,一目了然,有助于选民判断。

哦,对了,还有选民。如果说有什么人可以划定所谓的中间立场的话,那该非他们莫属了吧?如果共和党人确实是在发疯,选民应该用选票惩罚他们的极端不是?唉,错了。两名智库学者说,选民也很两极分化。十个人里面只有一个是摇摆选民,而且他们还只是热衷于在事情不妙时见风使舵,落井下石,是经典的“政绩公投”心态(注3)。这只不过给了共和党人更大动机去阻挠奥巴马。奥巴马越是不济,他们在下次选举中的胜算就越大。因此他们才胆敢肆无忌惮地使用参议员的程序挡总统的路,比如说“无限辩论”和“暂缓”(注4)。当然还有去年在联邦政府债务上限谈判中“挟持人质”,将整个国家推向违约边缘的精彩戏码。

长话短说,曼恩和安斯坦对于美国选民十分失望,并且计划改善他们。计划伊始,他们想让媒体不要再给精神错乱的共和党人“均衡报导”。诺奎斯特对于选民也颇有怨言。他希望十年内共和党将赢得这场辩论,赢得总统席位并控制参众两院多数席位,然后政府就可以开始在浴缸里缓缓下沉。不过他也承认,他的观点还没有最终取胜。太多选民愿意从自己身上拔毛,换来诸如福利项目和政府职位的东西。他相信,如果这些东西可以裁减,人们对于政府的依赖也可以。

祝你好运,诺奎斯特。选民们都是知难而退的。莱克星敦专栏够胆打赌,美国人永远不会给共和党人明确授权,让他们去淹死眼下的这个政府。就跟全世界的选民一样,他们永远都幻想着天上掉馅饼。既要政府跑,又要政府不吃草。他们希望领导人能将就将就,而领导人很有可能也就凑合凑合。诺奎斯特动员令?智库学者的哀叹?哪儿凉快哪儿去吧。


注1:慈善保守主义的意思是政府拨款给非盈利团体(特别是宗教主办的团体)来运作慈善事务,政府本身却不插手。由于政府没有直接干预,因此小布什说这是“保守主义”,但是由于政府又出了很多钱,所以对手说他是“大政府”。

注2:原文中的梅森-迪森线是马里兰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分界线。传统上认为该线是美国最初13州的南北分界线。放到政治现实下,民主党在内战重建后一直到民权运动接近一个世纪内于南方实力强大,有坚固南部(Solid South)的说法;自然共和党就割据了北方,因此当时摇摆州很少,主要是边界州和西部。

注3:所谓的政绩公投,就是说总统要对他的政绩负责,他竞选连任等于是请选民对他的第一任期政绩,特别是经济政策进行公投。如果选民对他的表现满意,就投他连任一票;如果选民对他不满,就投对手一票。这游戏规则是从罗斯福在1936年竞逐连任时首度提出的。

注4:根据美国众议院的辩论规程,议员有权提出无限辩论(filibuster),又称拉布、议事阻挠等等。根据最初的规定,议员可以无限发言,但是他必须站上讲坛发言,反对方必须有三分之二多数才能终止辩论。于是曾经有议员说了超过24小时,在讲坛上念莎士比亚、奶奶的食谱等等(南卡州参议员斯多姆-瑟蒙德阻挠《1957年民权法案》失败)。后来规则简化,议员只需要提出无限辩论,而不需要真的发言;不过终止辩论需要的票数也下降到五分之三(60票)。然而一党要拿到60票还是很困难的。无限辩论在20世纪之前极少使用,之后的使用逐渐增多。
        “暂缓”:某一位参议员能在本党提出议案进入辩论之前向党领袖提出暂缓,本党领袖并没有义务遵从,但言下之意则是如果进入辩论该议员将有可能提出无限辩论。提出暂缓的参议员无需公布身份(虽然大部分都出于惯例会公布)。“暂缓”和“无限辩论”都可以被结束辩论动议(cloture)推翻,该程序需要60票才能通过。
8

鲜花
2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0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yiyan104 2012-5-4 12:38
文笔犀利,语言幽默
引用 董世樑 2012-5-4 16:09
引用 stevenzhang9 2012-5-7 12:45
太帅了,!
引用 aaium1943 2012-5-7 19:11
powerful and angry 掷地有声而怒不可遏。
刚看到这句翻译就震撼了。。
引用 aaium1943 2012-5-7 19:31
a formula for “wilful obstruction” and gridlock
formula作何解啊?
引用 aaium1943 2012-5-7 20:45
aaium1943 发表于 2012-5-7 19:31
a formula for “wilful obstruction” and gridlock
formula作何解啊?

谢谢~~
引用 NBeveryday 2012-6-12 10:37
文章幽默,译得诙谐
引用 悠悠万事97 2012-6-17 18:19
This diagnosis has become commonplace since the tea-tainted tide that swept a stroppy Republican majority into the House of Representatives in the mid-term elections of 2010, 以上论调在2010年中期选举茶党浪潮席卷选举,协助脾气暴躁的共和党夺得众议院多数席位后已经见怪不怪,
感觉commonplace(老生常谈、屡见不鲜)的意义与“见怪不怪”有差别

an earlier book about Congress曼恩和安斯坦早在2006年的一本书
about Congress漏译

对于广泛认可的事实、证据、科学不为所动;[病句]
不为广泛认可的事实、证据、科学所动

In truth, many people, including plenty of older Republicans, feel this way about the party’s present behaviour. 事实上,很多人,包括一些老共和党人,都感受到了该党当下的这种作风。
我认为是:“事实上,很多人,包括一些老共和党人,都对该党当下的这种作风有这种感觉。”

But the obvious rejoinder to Mr Mann and Mr Ornstein is不过曼恩和安斯坦明显在贼喊捉贼:
不过曼恩和安斯坦明显的矛盾之处是:

And what gives a couple of think-tankers the right to specify where the political centre is, or to dismiss as “an outlier” a party that chooses to stray from it? 他们两个智库人士,有什么资格划定所谓的中间立场?更别说将一个道不同不相为谋的政党斥为“异端”。
他们两个智库人士,有什么资格划定所谓的政治中心,或者将偏移这一中心的政党斥为“异端”?

the boss of the mighty advocacy group, Americans for Tax Reform, which has enormous influence on the party. 强大的游说组织“美国税收改革”的头目,在共和党内有异乎寻常的影响力。
是谁(什么)在共和党内有异乎寻常的影响力?从原文看应该是“美国税收改革”这个组织,而不是诺奎斯特

The interesting point about Mr Norquist is not his hostility to big government不过书中有趣之处并不是诺奎斯特仇视政府
重要的big漏译

the method in the madness
这是莎士比亚《哈姆雷特》中的引言,建议给说明。

For too long, he says, American politics were muddied by geography. 他说,美国政治曾经长期陷入地缘主义。
他说,美国政治陷入地缘主义的时间已经太长了。
引用 je331ca 2012-6-17 18:45
木哈哈,阿呆的文章被赏析了,鼓掌撒花外加围观
引用 steven1989 2012-6-17 22:49
围观
引用 amandaQY 2012-6-18 16:23
the majority 翻译成“占多数议席的党派”会不会明白些
引用 amandaQY 2012-6-18 16:26
So the emergence of parliamentary-style parties in America is a formula for “wilful obstruction” and gridlock. 这个好像有些不理解,我的理解”所以美国出现了这种议会制形态的政党,以避免‘有意阻挠’和僵局“
引用 crazybaofulusha 2013-11-26 16:14
本帖最后由 crazybaofulusha 于 2013-11-26 16:39 编辑

之前的译文好精彩,这篇文章翻得特别精彩啊,看的我都快哭了。。
注释也是非常贴心,解释得清楚,学到很多!

就是有个地方没怎么看明白,想请教一下KK,还有当时给KK修改的@悠悠万事97
In truth, many people, including plenty of older Republicans, feel this way about the party’s present behaviour. But the obvious rejoinder to Mr Mann and Mr Ornstein is that they are committing the very sin they decry. That is to say, they question the legitimacy of a party with which they happen to disagree.
事实上,很多人,包括一些老共和党人,都对该党当下的这种作风有这种感觉。不过曼恩和安斯坦明显的矛盾之处是:他们不赞同某党,就质疑该党的正当性。

这句话读起来有点费解。能不能帮我分析下?
我的初步理解是
许多人包括一些老共和党,虽然和两位作家持相同的观点,即现在的共和党行为有点疯癫过分了,但是这部分人做出来的事情(即不赞同某党就质疑该当的正当性)却是他们自己一直所谴责,是吗?
那这里是不是该处理成 “不过与曼恩和安斯坦明显相矛盾的是:……”是嘛?

------------------------------
说到无限辩论(filibuster),是不是之前茶党里的Ted Cruz就行使了这个权力呀?“于是曾经有议员说了超过24小时,在讲坛上念莎士比亚、奶奶的食谱等等”看了感觉特别逗~~哈哈哈
引用 悠悠万事97 2013-11-26 18:20
crazybaofulusha 发表于 2013-11-26 16:14
之前的译文好精彩,这篇文章翻得特别精彩啊,看的我都快哭了。。
注释也是非常贴心,解释得清楚,学到很多 ...

就是有个地方没怎么看明白,想请教一下KK,还有当时给KK修改的悠悠万事97
In truth, many people, including plenty of older Republicans, feel this way about the party’s present behaviour. But the obvious rejoinder to Mr Mann and Mr Ornstein is that they are committing the very sin they decry. That is to say, they question the legitimacy of a party with which they happen to disagree.
事实上,很多人,包括一些老共和党人,都对该党当下的这种作风有这种感觉。不过曼恩和安斯坦明显的矛盾之处是:他们不赞同某党,就质疑该党的正当性。

这句话读起来有点费解。能不能帮我分析下?
我的初步理解是
许多人包括一些老共和党,虽然和两位作家持相同的观点,即现在的共和党行为有点疯癫过分了,但是这部分人做出来的事情(即不赞同某党就质疑该当的正当性)却是他们自己一直所谴责,是吗?
那这里是不是该处理成 “不过与曼恩和安斯坦明显相矛盾的是:……”是嘛?

是啊,“可以明显地批驳他们的是:他们干的恰恰就是他们所谴责的。”
引用 crazybaofulusha 2013-11-26 19:08
悠悠万事97 发表于 2013-11-26 18:20
就是有个地方没怎么看明白,想请教一下KK,还有当时给KK修改的悠悠万事97
In truth, many people, inclu ...

谢谢啊,喔~我好像明白了~再确认下,是不是:
the rejoinder to criticism/questions/remarks  是对批评/问题/评论的回复批驳,但the rejoinder to sb.....................................就不是指 对这两位作家的回复批驳驳
这里的 But the obvious rejoinder to Mr Mann and Mr Ornstein is that 是不是是等于 But to Mr Mann and Mr Ornstein the obvious rejoinder is that...
对于Mann和Ornstein来说,可以明显地批驳他们……(批驳的人是Mann和Ornstein)

所以是the rejoinder to +sb,不是指“对sb的回复批驳”  而是指“sb所回复批驳的是……” 是咩?
我都搞晕了

引用 sparklark 2013-12-13 12:17
1.
The book’s cheery title is “It’s Even Worse Than It Looks”
这本书标题比较客气:《败絮其中》

建议:如果书的标题是It's Worse Than It Looks,译文可圈可点,但原文的even彻底改变了标题的涵义。正确的理解应该是看起来就已经很糟,但实际更坏(败絮其中对应的是金玉其外,但原文的意思是外面也很不堪)。这样看来,书的标题极为辛辣,没有一点“客气”的地方,这就导致了cheery翻译的问题:书名的翻译让原文cheerful戏虐的态度无法实现,反而坐实了对“客气”按照本身意思理解的解读。Cheery译为“客气”程度似乎还是欠缺些,这里也许可以译为“喜庆”?

2.
its argument is encapsulated in its subtitle: “How the American constitutional system collided with the new politics of extremism”.
而全书论点则浓缩在了副标题:探讨美国宪政体系与极端主义新政治的冲突。

建议:书副标题中的new politics of extremism指整个politics of extremism都是以前很少见的,“极端主义政治”是个新生事物,译文似乎没有明确传递出这个意思。另外“政治”是否有新老之分?如要避免歧义,可尝试修改为:美国宪政体系与新生极端主义政治的冲突
注:谷歌搜索“极端主义新政治” 结果为8,搜索“新极端主义政治”,结果为302。


3.
不过曼恩和安斯坦明显的矛盾之处是:他们不赞同某党,就质疑该党的正当性。

建议:漏译了 they are committing the very sin they decry.缺乏了这个过渡,“矛盾之处”显现的不明显。

4.
or to dismiss as “an outlier” a party that chooses to stray from it?
或者将偏移这一中心的政党斥为“异端”?

建议:漏译了chooses to,“偏移”感觉不对,偏移应该是名词,且“偏移这一中心”可以理解为移动了这一中心。应该用“偏离”。


5.
For too long, he says, American politics were muddied by geography. The main thing the words Democrat and Republican told you was which side of the Mason-Dixon line a politician came from.
他说,美国政治陷入地缘主义的时间已经太长了。“民主党”和“共和党”这两个词告诉你的只是到底这个政党是从北方来的,还是从南方来的(注2)。

建议:注意原文的were、told、was、came为过去时态,且muddied和后文的clarity对应,译为“陷入”不充分,可译为“模糊”,“georaphy”翻译成地理即可,没有什么“主义”,只是客观实际。这句话说的是过去和现在的对比。

6.
Now the parties are actually divided by ideas. That makes for clarity, and helps voters to choose.
现在政党实际上是政见不一致

建议:上句的理解问题导致这里的语气也不对,可改为:现在区分政党的是它们的政见。

7.
Barely a tenth are pure swing voters, and these are classic “referendum” types who merely decide to throw the bums out when things go wrong.

十个人里面只有一个是摇摆选民,而且他们还只是热衷于在事情不妙时见风使舵,落井下石,是经典的“政绩公投”心态(注3)。

建议:"throw the bums out"的意思是把不称职的议员赶下台(参考:http://politicalticker.blogs.cnn ... um-out-of-congress/)。这里的referendum应该就是公投,和后面的when things go wrong对应,因为只有出大问题时才会公投。这些人只会在公投时投票,天下太平的时候就不投票。这里的“事情不妙”有些模糊,是要伤害这些选民的个人利益还是国家陷入困境?


8.
当然还有去年在联邦政府债务上限谈判中“挟持人质”,将整个国家推向违约边缘的精彩戏码。
建议:原文没有“精彩”,译者需后退。

9.
For a start
计划伊始,
建议:译文可能会让人理解为计划已经开始了,这里的start可改为“首先”。

10.
太多选民愿意从自己身上拔毛,换来诸如福利项目和政府职位的东西。

建议:没有明确翻译出原文中的tax,如何“拔毛”要让读者去猜想,而且到了“拔毛”的程度肯定就是重税了(雁过拔毛),民众不会买账。

11.
If those things can be shrunk, he believes, so can their fondness for the state.
他相信,如果这些东西可以裁减,人们对于政府的依赖也可以。

建议:原文的fondness译为好感,裁减了福利后,民众自然会减少对政府的好感。虽然依赖也减少了,但原文中并没提。

12.
Voters shy from hard choices.
选民们都是知难而退的。

建议:“知难而退”指代不清,没有原文"choices"的意思。可译为“不愿意做艰难的选择”。

13.
莱克星敦专栏够胆打赌

建议:感觉有些别扭,可改为“敢打赌”


14.
Like voters everywhere, they want many impossible things before breakfast, including low taxes and all the things that high taxes pay for.

就跟全世界的选民一样,他们永远都幻想着天上掉馅饼。既要政府跑,又要政府不吃草。

建议:原文的before breakfast表示希望那些impossible things越快发生越好,不是早饭要吃馅饼,译文没有译出那个意思。“既要政府跑,又要政府不吃草”在过分追求译文“本地化”的过程中颠倒了原文的重心,原文的低赋税和各种高税收维持的福利(all the things that high taxes pay for)都是民众盼望的,不是从政府角度说的,“政府跑”只是运转,不能清晰体现公共福利的意思。

15.
And muddle through they probably will, despite both Mr Norquist’s call to arms and the jeremiads of the think-tankers.

领导人很有可能也就凑合凑合。诺奎斯特动员令?智库学者的哀叹?哪儿凉快哪儿去吧。

建议:如果要戏虐的话,应拿jeremiads这个生僻字做文章。“哪儿凉快哪儿去吧”这个由原文despite“发挥”出来的部分有强烈的讽刺口吻,体现的是领导人的态度、选民的态度、作者的态度还是译者的态度呢?

查看全部评论(16)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2-5-24 01:20 , Processed in 0.079727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