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科技 查看内容

[2012.06.02] 全球虫害的危险

2012-6-2 07:29| 发布者: migmig| 查看: 5600| 评论: 9|原作者: 悠悠万事97

摘要: 过度使用抗寄生虫药物正在降低其疗效
【导读】众所周知,是过度使用抗生素造成了病菌的抗药性。如今,农民对牲畜过度使用抗寄生虫药物,这或许也正在让寄生虫有了抗药性。文章呼吁农民谨慎使用抗寄生虫药物,否则它们总有一天会完全失效。

寄生虫学

全球虫害的危险

过度使用抗寄生虫药物正在降低其疗效

Jun 2nd 2012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globalWarming.jpg
正在安全地吃草?

几十年来,过分使用抗生素促进了耐药病菌的进化。尽管它们从来没有失控,形成人们一度担心会有的大规模瘟疫,但还是造成了大量本来可以避免的死亡。现在类似的现象似乎正在畜牧业发生。人们对家畜身上的寄生虫过分使用药物,这让它们也有了抗药性。这对动物的健康与安乐绝非好事,同样也会减少饲养它们的农民的利润。

这至少是乔治亚大学(University of Georgia)寄生虫病学家雷•卡普兰(Ray Kaplan)在他最近发表的有关这一问题的研究综述中得出的结论。他发表在《兽医寄生虫学》(Veterinary Parasitology)上的文章读来让人心情沉重。

绵羊与山羊受的影响最大。在澳大利亚、巴西和美国所做的研究表明,在这些国家的许多地区,一半或更多的农场中的家畜身上有耐药寄生虫。有些农场的寄生虫对所有可以用在它们身上的药物有抗药性。新西兰的农场饲养着大量绵羊,它们受到影响的比例比较低;但即使在该国,受影响农场比例的增长速度还是令人担心。

家牛也身受其害。卡普兰博士引用了在阿根廷、巴西和新西兰所做的研究工作。马也是受害者,美国与欧洲的马身上都发现了抗药寄生虫。

问题的根源是卡普兰博士称为“全球虫害”的现象——预防性地对所有家畜用药,而不是在动物身上真正出现了寄生虫时投药治疗。当然,防病胜于治病是常识。

不幸的是,这样的预防性用药是在寄生虫身上施加选择压力的最佳方法,能够促进抗药品种的进化。

卡普兰博士认为,现在需要做的是加强管理与更有选择性地用药。寄生虫并非均匀寄生在各种动物身上。有少数动物是大多数寄生虫的寄主。将治疗目标集中在这些动物身上会降低耐药性发生的可能,同时也不会损害农民控制虫害的能力。改进饲养方法或许也有益处。不在同一块草地上放牧大量动物会减轻虫害传播。

但这本身也会带来问题,因为这会减少一座农场能饲养的家畜数目。这就带来了问题的要点:人们很难准确地说明抗药寄生虫会造成多大的危害,因此也不知道该花多少代价来阻止抗药性蔓延,因为很重要的是,卡普兰博士在纵观研究结果时发现有关数据相当零散。但这些数据还是很令人忧虑,值得进一步跟踪,因为一旦人们无法控制抗药性,就确实可能会产生代价昂贵的后果。

无法就此责备单一的农民。这是一个公地悲剧 [注],许多明智的个人决定导致了群体的困难。但或许农民们有责任多想想他们应该如何使用抗寄生虫药物。如果放弃这一责任,他们或许有一天会发现这些药物变得全然无用。


[注] “公地悲剧”(Tragedy of the commons)是一种涉及個人利益与(Common good)对资源分配有冲突的社会陷阱(Social trap)。這個字起源於威廉•佛司特•洛伊(William Forster Lloyd)在1833年讨论人口的著作中所使用的比喻。1968年,加勒特•哈丁(Garret Hardin)在期刊《科学》中將这一概念加以發表、延伸,称为“公地悲剧”(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而这一理论本身就如亞里斯多德所言:「由最大多数人所共享的事物却只得到最少的照顾」。
這样的比喻宣示有限的资源注定因自由使用和不受限制的要求而被过度剝削。这种情況源自每一个体都企求扩大自身的可用资源,而资源损耗的代价却转嫁给所有可使用资源的人们。(可使用资源的群体数目可能远大于夺取资源者的数目。)


4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jet 2012-6-2 09:26
1.
众所周知,是过度使用抗生素造成了病菌的抗药性。
正常使用也会引起抗药性。过度会让抗药性更严重(更早的出现、更强烈的抗药性)。
2.Widespread use of anti-parasite drugs is reducing their value
过度使用抗寄生虫药物正在降低其疗效
这里不是overuse,起码没有明说是过度。
3.
broken out and caused an epidemic :尽管它们从来没有失控,形成人们一度担心会有的大规模瘟疫
break 和epidemic,在流行病学上,可以是流行的严重程度中的2种:爆发,大规模流行?
尽管它们从来没有爆发,形成人们一度担心会有的大规模流行?
——————
这是我的看法,个人意见,主观性强。请您看看。
引用 contrary 2012-6-2 11:34
本帖最后由 contrary 于 2012-6-2 11:35 编辑

Widespread use of anti-parasite drugs is reducing their value
过度使用抗寄生虫药物正在降低其疗效
过度似乎有偏差;句式上我觉得“XX药效因XXX而正在减弱”比较好

though they have never broken out and caused an epidemic in the way that was once feared
尽管它们从来没有失控,形成人们一度担心会有的大规模瘟疫
feared 我觉得要用恐惧才够力
尽管它们从来没有爆发出一场人们一度恐惧的大规模瘟疫

Now something similar seems to be happening in agriculture.
现在类似的现象似乎正在畜牧业发生。
现在畜牧业中似乎也有类似问题。

In some cases the parasites are resistant to every drug that can be thrown at them.
有些农场的寄生虫对所有可以用在它们身上的药物有抗药性。
有些农场的寄生虫对可用的所有药物都有抗药性。

Aiming treatment at those animals would reduce the likelihood of resistance emerging
将治疗目标集中在这些动物身上会降低耐药性发生的可能
对这些动物进行针对性治疗会降低抗药性出现的可能性

Not grazing so many animals on a given patch of land would discourage transmission.
不在同一块草地上放牧大量动物会减轻虫害传播。
控制一块草地上放牧牲畜的数量会减轻虫害传播。(这样可能没了SO MANY的意思。。。)

Which leads to the nub of the issue: 这就带来了问题的要点:
这就引出了问题的症结

it is hard to work out exactly how much damage resistant worms are doing, and thus how much effort should be put into trying to stop the spread of resistance
人们很难准确地说明抗药寄生虫会造成多大的危害,因此也不知道该花多少代价来阻止抗药性蔓延,
work out 不是说明吧,应是类似“确定/计算出”; how much effort should be put into 不知应投入多少精力来(感觉代价似乎是从NEGATIVE那方面说的)

for if resistance did get out of hand the consequences could be very expensive indeed.
因为一旦人们无法控制抗药性,就确实可能会产生代价昂贵的后果。
可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No one farmer is to blame.  无法就此责备单一的农民。
单一这词不适合用在这里。
但无法就此责备哪个农民。
引用 re.jet 2012-6-2 17:00
Harry1028 发表于 2012-6-2 14:41
Cattle, too, are afflicted. Dr Kaplan cites work done in Argentina, Brazil and New Zealand. And ho ...

谢谢回复。我第一点我是从药学的角度写的。
“全面防虫”有点像电视广告,或者宣传队用语。“普世防疫”我没听说过,在您这,是头次呢,挺新鲜的。
我觉得global worming这句在文章中该是关键了,不然,又是哪一句呢?
另外,上周《南方周末》的报纸,有个黄山松树的虫害的文章,不晓得他的网站上有没有。
引用 Harry1028 2012-6-3 07:21
Cattle, too, are afflicted. Dr Kaplan cites work done in Argentina, Brazil and New Zealand. And horses suffer as well, with resistant worms turning up in both America and Europe.
家牛也身受其害。卡普兰博士引用了在阿根廷、巴西和新西兰所做的研究工作。马也是受害者,美国与欧洲的马身上都发现了抗药寄生虫
======
这里America指“美洲”

The root of the problem is what Dr Kaplan refers to as “global worming”—giving drugs prophylactically to all livestock rather than reserving them for use as a treatment when an animal actually becomes infested.
问题的根源是卡普兰博士称为“全球虫害”的现象——预防性地对所有家畜用药,而不是在动物身上真正出现了寄生虫时投药治疗。
======
破折号后面就是对“global worming”含义的解释说明,感觉应该是“全面防虫”或“普世防疫”之类的意思。
引用 天涯农夫 2012-6-4 14:29
这里的网友这么敬业,吾要努力学习追赶了
引用 阿白 2012-6-5 22:22
Harry1028 发表于 2012-6-3 07:21
Cattle, too, are afflicted. Dr Kaplan cites work done in Argentina, Brazil and New Zealand. And hors ...

我觉得应该是“全球虫害”的意思,因为对应标题么。。
至于那个破折号,可能不是“解释说明”的意思,有可能是“表示意思的转换”。。
所以个人愚见,觉得是“全球虫害”。。个人愚见
引用 Harry1028 2012-6-6 09:14
阿白 发表于 2012-6-5 22:22
我觉得应该是“全球虫害”的意思,因为对应标题么。。
至于那个破折号,可能不是“解释说明”的意思,有 ...

我是这么看哈:

文章中心讨论的问题是“用药泛滥”的危害。

作者以The risks of global worming 而不是The risks of overusing anti-parasite drugs做标题的用意很明显:"global worming" rhymes with "global warming",这样的标题更吸引眼球。换个说法,其中心意思没有变,讲的依然是“预防性地对所有家畜用药,而不是在动物身上真正出现了寄生虫时投药治疗。”造成的以及潜在可能带来的危害。
引用 793027848 2012-6-7 00:54
不错的文章哦,顶个
引用 susikang 2012-6-16 13:38
怎么现在都不能下载音频呢

查看全部评论(9)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2-5-24 01:35 , Processed in 0.072970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