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社论 查看内容

[2012.06.23] 阿拉伯之春——埃及的危亡

2012-6-24 08:57| 发布者: migmig| 查看: 9821| 评论: 13|原作者: 林肯薇儿

摘要: 骚乱背后,埃及军方与伊斯兰教徒的权力斗争,可谓是“剪不断理还乱”。西方国家应当支持后者
【导读】6月18日,埃及穆斯林兄弟会称其候选人穆尔西在总统选举中获胜。根据95%的投票站票数结果统计,穆尔西获52%的支持率,埃及前总理莎菲克获得48%的选票。目前埃及的权力之争主要是在军方和伊斯兰教徒间,埃及的选举结果到底会给世界带来什么影响,西方国家能否对埃及选举结果产生影响呢?本文作者将对此进行分析。

阿拉伯之春


埃及的危亡


骚乱背后,埃及军方与伊斯兰教徒的权力斗争,可谓是“剪不断理还乱”。西方国家应当支持后者


Jun 23rd 2012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1.jpg

阿拉伯之春的乐观局面维持了一年半后,中东地区又陷入骇人的混乱之中:虽然暴君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ssad)看起来迟早会下台,但是叙利亚已不知不觉进入全面内战,其结果也不得而知;不幸中的万幸是利比亚已将狂热的暴君赶下台,但仍定期被难以镇压的民兵扰乱局势,原定于本月举行的大选也被推迟到下个月举行;也门已摆脱了33年屈辱凌弱的统治,但成了基地组织最爱的藏匿之处;曾经从独裁专制成功过渡到民主政体的突尼斯,也上演着宗教极端主义分子引发的暴乱(相关文章);邪恶统治的苏丹和相对和蔼的阿曼政府也都对国内的抵抗运动感到慌乱;长期笼罩在沙特阿拉伯的继承人危机,因沙特王储的去世再次引起广泛关注(相关文章)。

然而,最混乱的局势发生在占阿拉伯世界人口最多的埃及(相关文章)。18个月荆天棘地的埃及民主进程之后,埃及军方似乎决定扭转这一自由进程,或者至少来个急刹车。一旦埃及政府误入歧途,阿拉伯世界的民主进程势必会放慢脚步。

可是,埃及并非注定会回到独裁统治。土耳其已和温和伊斯兰派促成和解,指明了一条和平解决地道路。而西方国家可以通过明确声明民主选举出的政治家,甚至是伊斯兰教徒的地位均高于军队这种方式协助这一政策的实施。

究竟何人掌权?


就在《经济学人》杂志付印前,埃及军队和伊斯兰教徒的权力之争仍在加剧。有新闻指出,埃及前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去年被赶下台,结束了30年的独裁统治,在狱中得了中风,险些丧命。这似乎都与当下埃及权力斗争毫不相干,但这隐约暗示了过去的埃及政治奄奄一息。(译者按:这里指穆巴拉克时期的埃及政治)

站在有望当选的一方来看,似乎穆斯林兄弟会成员穆罕默德•穆尔西(Muhammad Morsi)仍有望在总统决胜选举中打败空军总司令、埃及前总理艾哈迈德•沙菲克(Ahmed Shafiq);如果真是如此,穆尔西总统将于7月1日就职。这可能是埃及本国的重大事件,它标志着埃及首次进行了适度自由得总统选举,尽管是在这个贫富分化及其严重的国家当中,仍依照民意合法选举出国家首领。这位伊斯兰总统通过民主手段掌权,在阿拉伯世界当中,仍属首例。 穆尔西---这仍是假设,将被授予任命政府人员的权利,在国际舞台上以埃及民主选举产生的首领之姿态出现。

很遗憾的是,穆尔西胜出乃非十拿九稳之事。埃及总统选举最糟糕的结果是,军方可能宣布沙菲克仍然获胜。即使穆尔西的胜利被当前执政的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所接受,他到底能获得多大权力,却不得而知。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SCAF)----由20位将领组成的政治集团、穆巴拉克下台后的临时代理人,永远都不希望让埃及变成成熟的民主国家。但目前武装部最高委员会似乎违背了撤回军营这一早期承诺。一周前,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在宪法法庭上希望精明的穆巴拉克时代法官们解散新议会,因为新议会的组成人员中伊斯兰教徒占多数,这一可笑的伎俩在数月以前就可察觉。现在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要求有权制定议会有望通过的法律甚至拟定国家预算,也希望有权选择和领导制宪议会或者宪法起草机构,制定文件,详细阐明总统的权力,新规定大概是为新的议会选举而制定的。

虽然这些都是危险之举,但目前至少这并未被当作反革命。与其说此强硬政策想要扑灭埃及民主的星星之火,不如说是让埃及民主进程放缓,受控于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埃及军方当前的主要任务是保留自身“特殊职能”,保存经济特权以及一些部门的权力,例如国防部和国家安全部。这与上世纪90年代土耳其将领们的作法,如出一辙。当年土耳其将领们阻止民主选举的伊斯兰主义政府,仍继续以国家秩序守护者的身份自诩。

如果埃及采取类似土耳其的做法,其结果仍尚存一丝希望。土耳其遭受得不仅是政变和政治暴力之苦。随着土耳其伊斯兰教徒证明自身温和、受人们欢迎并连续赢得三次公平选举、削弱军队将领权力,这些危险也就逐步减少。尽管土耳其的国家安全部门和镇压暴乱部门“深不可测”、阴险可怕、无处不在,现在埃及明显也是如此,但是土耳其伊斯兰教徒赢得了道德权威,把军队送回军营,控制了军权。如果埃及也跟从土耳其的脚步,那么本周埃及将领们无论采取什么行动都无法阻止民主进程。

制裁埃及

西方国家政治家为何对阿拉伯之春置若罔闻,有两种传言。第一则传言是他们在埃及军方和伊斯兰教徒之间无从选择。无论选谁,都是穆巴拉克主义的重现。这则报道不希望伊斯兰教徒痛斥当今改革人士,但伊斯兰教徒还是这么做了。正如土耳其的经验表明,制服伊斯兰教徒的最好方法是否定其因镇压暴乱而带来的道德优势,谴责他们而非赞扬其为了日后政府正常运作而承担的责任及做出的妥协和让步。

第二则传言是埃及太复杂,西方国家无法对其产生影响。埃及当局的形势,的确混乱不堪,但外界的意图仍能清楚强力得传入。西方国家不断强调,只要埃及军方遵守民主诺言,就能产生一定影响。埃及军方在美方的协助下不断壮大,当然害怕掌控不受限制的国家。强迫他们与穆尔西就新议会的宪法进行磋商,美国和欧洲各国更倾向于支持民主,这样就能扭转埃及局势。

埃及混乱局势之中,唯有一件事引人注目:埃及人,以及其他地方的阿拉伯人,都想在本国事务中做主,国王们和将领们可能会阻碍这一进程,但不可能阻止它的发展。


from the print edition | Leaders
原文来自《经济学人》杂志                                        译者:孙小琪


备注:

[1] 阿拉伯之春,西方媒体所称的“阿拉伯之春”,系指自2010年12月份突尼斯一些城镇爆发动乱以来,阿拉伯世界一些国家民众纷纷走上街头,要求推翻本国的专制政体的行动,西方媒体称之为“和平抵抗运动”,并乐观地把“一个新中东即将诞生”预见为这个运动的前景,认为这个“阿拉伯之春”属于谙熟互联网、要求和世界其它大部分地区一样享有基本民主权利的年轻一代。

[2]巴沙尔·阿萨德,曾任叙利亚信息协会主席、共和国卫队副司令兼105装甲旅旅长。在2000年6月其父哈菲兹·阿萨德逝世后,巴沙尔当选叙利亚复兴党总书记,并晋升为大将兼叙武装部队总司令。同年7月在总统选举中以绝对多数票当选叙利亚总统。2005年6月再次当选阿拉伯复兴社会党总书记。2011年因派出军队镇压叙利亚反政府示威,被多国要求下台。

[3]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埃及前总统、民族民主党主席。1981年10月,当选为埃及第四任总统,通过一系列改革,使埃及综合国力显著提升。2011年2月11日,穆巴拉克和家人离开首都开罗,前往红海海滨城市沙姆沙伊赫,同日,副总统苏莱曼宣布,穆巴拉克已经辞去总统职务,并将权力移交给军方。2011年8月3日,穆巴拉克赶赴埃及开罗受审。2012年6月2日下午,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被送抵庭审现场。经过了10个月后,埃及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穆巴拉克被判终身监禁。

[4]穆罕默德·穆尔西,2012年代表穆兄会参选埃及总统,6月18日,穆斯林兄弟会称其总统候选人穆尔西在埃及总统大选中获胜。

[5] 艾哈迈德·沙菲克,曾任埃及空军总司令、埃及民航部长。2011年1月29日起任埃及总理。

[6]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代表着埃及武装部队各个分支的领导人以及参谋长和国防部长。其由数名埃及军方的资深人员构成。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平时并无常规议事日程安排,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会集中磋商。该委员会由埃及武装部队总司令穆罕默德·侯赛因·坦塔维领导,成员还包括:埃及武装部队总参谋长萨米.哈菲兹.安南,埃及空军司令,里达.马哈茂德.哈菲兹.穆罕默德,埃及海军司令,穆哈卜·马米什,埃及防空军司令,阿布德·艾尔·阿齐兹·赛义夫.埃尔丁,被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在2011年初开罗暴动期间任命为副总统的奥马尔·苏莱曼,也是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

埃及再爆大规模游行示威向军方施压
rdn_4fe14cc4f22e7.jpg
6月19日,在埃及开罗的解放广场,示威民众聚集。埃及首都开罗、亚历山大等地19日晚再次爆发大规模游行示威活动,要求当局废除此前发布的补充宪法声明,撤销解散议会决定。新华社记者 李木子 摄

rdn_4fe14cc05dcbf.jpg
6月19日,民众在埃及开罗的解放广场游行示威。

rdn_4fe14cc85d75c.jpg
6月19日,在埃及开罗的解放广场,示威者祈祷。

rdn_4fe14cc2bcfbd.jpg
6月19日,在埃及开罗的解放广场,示威者与军警对峙。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bohemia77 2012-6-24 10:27
Syria is close to sliding into a full-scale civil war 。。。应该还没有内战。
引用 tonitr 2012-6-24 16:23
标题 Egypt in peril
埃及的危亡       Or 危亡中的埃及? (暂时想不到比“危亡”好点的词)
待下次看,此文是阿拉伯国家,俺去啃沙特阿拉伯的文。
引用 xiaoxiaoQ 2012-6-24 23:06
tonitr 发表于 2012-6-24 16:23
标题 Egypt in peril
埃及的危亡       Or 危亡中的埃及? (暂时想不到比“危亡”好点的词)
待下次看,此 ...

摇摇欲坠的埃及?
引用 xiaoxiaoQ 2012-6-24 23:16
points to a peaceful way out
指明了一条通向和平的道路,貌似这样一好些
引用 0o。 2012-6-25 01:28
可谓是“剪不断理还乱”。
呵呵
引用 老牛仔 2012-6-25 02:50
"虽然暴君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ssad)看起来迟早会下台,但是叙利亚已不知不觉进入全面内战,其结果也不得而知"   感觉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别扭,既然“已”进入内战,为何结果还不得而知?
“而西方国家可以通过明确声明民主选举出的政治家,甚至是伊斯兰教徒的地位均高于军队这种方式协助这一政策的实施。”这一句感觉有点别扭 ,可是看半天看不出啥问题,不行了,去看球了,这个问题还是留给楼主自己吧
引用 林肯薇儿 2012-6-25 08:14
0o。 发表于 2012-6-25 01:28
可谓是“剪不断理还乱”。
呵呵

这样译有不妥吗?如有不妥,望您指出。
第一次尝试这样译,把complex提出来,放在句末,当做中文句中的评论部分。再一想,阿拉伯国家的关系,给我的感觉就是相互联系着,可就是乱七八糟,就选了这么一个“剪不断,理还乱”。
引用 林肯薇儿 2012-6-25 08:29
老牛仔 发表于 2012-6-25 02:50
"虽然暴君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ssad)看起来迟早会下台,但是叙利亚已不知不觉进入全面内战,其结果也不 ...

第一句:举例:中国内战,我们叫解放战争,可当时才开始战争的时候,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不是?

第二句:我跟你有同感,可是这句话的原意就是如此,划分一下句子结构可能更好理解:
西方国家...声明/民主选举出的政治家,甚至是伊斯兰教徒地位/均高于军队/这种方式/协助这一政策的实施
埃及现在不是由军方掌权么,穆巴拉克的确是下台了,可是现在大权在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手中,埃及大选,现在就是穆斯林兄弟会成员穆尔西和埃及前总理莎菲克间的角逐。西方国家当然希望埃及变成民主国家,这样更符合他们的国家利益。

BTW:我大利物浦兰和意大利,谁赢了?
引用 bohemia77 2012-6-25 09:29
bohemia77 发表于 2012-6-24 10:27
Syria is close to sliding into a full-scale civil war 。。。应该还没有内战。

嗯。对 的。
引用 老牛仔 2012-6-25 12:41
林肯薇儿 发表于 2012-6-25 08:29
第一句:举例:中国内战,我们叫解放战争,可当时才开始战争的时候,谁也不知道结果如何,不是?

第二句 ...

亚平宁人笑到了最后。。。
引用 林肯薇儿 2012-6-25 12:43
老牛仔 发表于 2012-6-25 12:41
亚平宁人笑到了最后。。。

我大利物浦回家了。。。。可怜的包子队长!
引用 老牛仔 2012-6-25 21:37
林肯薇儿 发表于 2012-6-25 12:43
我大利物浦回家了。。。。可怜的包子队长!

下一届的欧洲杯估计就没包子队长的身影了。。。
引用 无名小冰冰 2012-6-29 22:58
Egypt in peril
混乱中的埃及或埃及之乱?

查看全部评论(13)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2-5-23 01:53 , Processed in 0.076289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