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社论 查看内容

[2013.01.12]创新大辩论

2013-1-11 12:43| 发布者: migmig| 查看: 9495| 评论: 7|原作者: fsz

摘要: 对创新正在放缓的担忧被夸大,但政府有必要助其前行
增长

创新大辩论

对创新正在放缓的担忧被夸大,但政府有必要助其前行

Jan 12th 2013 | from the print edition



由于技术进步步伐令人目不暇接,我们倾向于把这个时代当做是有史以来最具创新性的时代。我们生产出智能手机和超级计算机,拥有海量的数据和纳米技术,掌握了基因疗法和干细胞移植。政府、大学和公司每年用于研究与开发的支出加起来约为1.4万亿美元,比之前任何时候都多。

然而,人们最近一直没有见识过相当于本期封面所示发明一半用途的发明。这种大众式的厕所有简洁的线条和直观的使用界面,  它改变了数千万人的生活。它不仅仅是传承自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早期发明家的现代卫生设备:他们发明了汽车、飞机、电话、收音机和抗生素。
  
当代科技没能带来同等影响的发明,同时这也是越来愈多的思想家宣称创造发明的速度已经放慢的原因。有趣的是,悲观论者不仅包括学术界人士,如发起非发明性厕所大赛的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也包括像脸谱背后的风险投资人皮特·泰尔那样的企业家。

如果悲观论者是正确的话,那么这种悲观背后的寓意是深刻的。经济能够通过增加更多的生产资料带来增长:更多的工人,更多的投资和更多的教育。但是,个人产出的持续增长,这对于提高收入和增加福利来说是必需的,涉及用更好的方式——换句话说,就是创新——使用我们早已具备的生产资料。如果我们创新和传播创新的速率减缓下来,那么,其他的事情也会如此,最终增长率也将放缓。

末日论、悲观论以及生产力论的观点

自从马尔萨斯预言我们都会挨饿以来,人类的创造力已经证明了这种末日预言是错误的。但是,创新的影响力如今确实看上去正在一点一点地衰退。例如,同20世纪早期相比,自1980年以来,美国人预期寿命提高的速度要慢许多。如今,在经过了一个世纪左右的飞速发展后,至少在富裕国家中的旅行速度经常比一代人之前还慢。据戈登称,生产力的情况也支持悲观论者的观点:生产力在19世纪中期开始起飞,在20世纪早期加速发展,这种情况一直保持到20世纪70年代头几年;之后,生产力大幅下滑;到20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计算机的普及,生产力又提高了;2005年之后,再度下滑。

不过,这种模式并不像末日预言者宣称的那样完全悲观。预期寿命仍在提高,即使在富裕国家也是如此。虽说生产力提高是在电气化普及之后才实现的,但却是一点一点实现的;2004年以后的下降可能与经济危机的关系更大,而不是潜在的缺乏创新。除此之外,现在就一笔勾销当代的创新影响力还为时尚早。

我们这代人对技术进步的贡献主要在于信息技术(IT)。通过让能源在远离其生产地被加以利用,电气化改变了一切。与此相比,通过让人们以远远超出其本身的能力进行计算和联络,计算机技术和通讯技术改变了生活和商业。但是,就像对待电力那样,公司需要时间来学会对它们的应用,因此,可能在数十年后才能感受到它们的全面影响力。

计算机能力对巨大进步的贡献早已超出了IT的范围。3-D打印技术可能会带来新的技术革命,像谷歌生产的无人驾驶汽车等自动车辆可能会在10年内遍布街道,人造肢体的性能正在迅速赶上自然肢体。

尽管判断这些创新的影响力有多大还为时过早,但是,全球化应当会使目前成为创新的丰收期。同100年前相比,如今更多的发明创新者在致力于这项工作:美国和欧洲的发明创新者已经加入了由日本、巴西、印度和中国人发起的竞赛以此带来时尚新产品。

多投入些资金

因此,有充分的理由认为21世纪的创新成果会快速扩展。不过,也存在着对各种障碍保持警惕的原因。政府是最大的威胁。

政府越小,创新就更容易。在没有政府部门的人宣称某些规则被破坏的条件下,实业家会引进新的生产过程或是改进产品设计。如今,药物接受严格检验、工厂排放得到控制是好事;但是,官僚好为公共产品制定一些不必要的规则;林林总总的繁琐手续制约了创新,就连许多原本制定出来帮助创新的规则也不能很好地发挥作用。比如说,西方的知识产权体系就一团糟,原因在于这种体系对太多的动机不纯的专利实施了保护。

政府也没能明确地对创新实施开放的态度。公共部门的生产力大部分都是僵化的。工会甚至经常阻止政府公布各种绩效指标,因为这些指标鼓励管理方创新;只要医疗保健和教育部对变革再开放一些,那么利用IT提升它们的生产力存在着巨大空间。

富裕国家在20世纪70年代之前的快速增长得益于对基础设施(包括排水系统)和基础研究的支出:计算机、互联网和食品技术的绿色革命都出自科研,并且这些科研不带任何的、直接的任何商业目的。战争为政府开支的创新力提供了最突出的例子:无人机和义肢技术——更不用说喷气发动机——的令人瞠目的新进展就是苦乐参半的明证。即使在追求直接效益的当代,资金仍就应当投入像碳收集及储存这样的基础研究。

对在这些方面——为企业家铺路,改革公共部门并且明智地进行投资——做地不错的政府来说,回报可能是巨大的。创新放缓的风险是确确实实的,但风险是可以避免的。创新放缓会不会发生,就像大多数的人类命运一样,是由人类自己决定的。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幸福、_找不到 2013-1-11 10:09
With its clean lines and intuitive user interface, the humble loo transformed the lives of billions of people.
它改变了数千万人的生活
billions of

Yet nobody recently has come up with an invention half as useful as that depicted on our cover
试译:然而,本期封面的发明--马桶的用途之广远超出近年来的所有发明

But sustained increases in output per person, which are necessary to raise incomes and welfare, entail using the stuff we already have in better ways—innovating, in other words.
但要想增加收入和福利,必须持续扩大人均产出,这就需要提高生产效率,即创新

other things being equal, will our growth rate
other things being equal 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

资金仍应当投入像碳收集及储存这样的基础研究。

引用 amin 2013-1-12 09:55
1、The productivity gains after electrification came not smoothly, but in spurts
虽说生产力提高是在电气化普及之后才实现的,但却是一点一点实现的;
电气化后的生产力,并不是以缓慢的的方式,而是急剧地提高的。
2、American and European inventors have been joined in the race to produce cool new stuff by Japanese, Brazilian, Indian and Chinese ones (see article).
在发明新品的过程中,美国和欧洲已经有了来自日本、巴西、印度和中国的竞争。
3、But officialdom tends to write far more rules than are necessary for the public good;
“public good”是指公共利益
4、The state has also notably failed to open itself up to innovation.
“实施……态度”不妥
5、Even in these straightened times,
甚至在这些急功近利的时代
6、get out of the way of entrepreneurs
比较下 get out of the way 跟 pave the way 的区别

引用 坏娃娃 2013-1-12 16:53
WITH the pace of technological change making heads spin,
个人认为这里其实可以不必把因果关系明确表现出来,make heads spin,我觉得译成 头晕目眩会不会好一些?

, the implications are huge
试译:意味深长
引用 nzholmes 2013-1-13 02:31
Economies can generate growth by adding more stuff
经济能够通过增加更多的生产资料带来增长
add此处译为投入更好

Productivity is mostly stagnant in the public sector.
公共部门的生产力大部分都是僵化的。
生产力僵化这个搭配用的少,译为停滞好一点
引用 Puff,dragon 2013-1-16 10:34
With its clean lines and intuitive user interface, the humble loo transformed the lives of billions of people. And it wasn't just modern sanitation that sprang from late-19th and early-20th-century brains: they produced cars, planes, the telephone, radio and antibiotics.
这里的user interface是否引申为外观设计?说马桶的用户界面感觉译的很奇怪。后一句是否译为: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早期发明家不仅仅开创了现代卫生设备,他们还发明了汽车、飞机、电话、收音机和抗生素。
引用 inzonfon 2013-1-16 12:46
Fears that innovation is slowing are exaggerated, but governments need to help it along
引用 zhutingxinyue 2013-2-7 22:22
新手学习

查看全部评论(7)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2-5-28 06:05 , Processed in 0.07007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