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

ECO中文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ECO中文网 门户 优秀译文推荐 财经 查看内容

[2010.08.26]心理学:宗教信仰与情侣之忠

2010-9-21 23:53| 发布者: Somers| 查看: 7769| 评论: 54|原作者: skittos

摘要: 为你的情侣虔诚祈祷使你不去沾花惹草


079 Science and technology - Psychology.mp3


心理学
宗教信仰与情侣之忠
为你的情侣虔诚祈祷使你不去沾花惹草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文章 2010年8月26日文章


不忠是自然界中滥生无控的现象。鸟类、哺乳动物、两栖动物、以至鱼类一旦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都会四处留情,迫使其配偶不得不时刻严密提防。人类也一样。虽然偷情在公开场合下受到谴责,或在某些特例中更有被弹劾的遭遇。但不忠仍然相当普遍,对不忠之徒的公开谴责并没起到多少恫吓的作用。 不过,上帝对不忠的不悦则非同儿戏了。近期一项新研究显示,祈祷可以确实引导人们避开沾花惹草的邪路。

佛罗里达州立大学的弗兰克•芬查姆(Frank Fincham)博士和他的同事根据分析以往的研究发现,相比那些不去参加宗教仪式的夫妇,参与夫妇对自己的婚姻满意程度比较高,而且较少涉及婚外情。但这些科学家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他们推测:也许祈祷这种形式的本身使情侣的浪漫关系变得更富于韧性,为此他们设计了一项探究祈祷与忠诚两者关联的实验。

研究人员招聘了83名大学生,这些学生说自己既有恋爱关系也至少会偶尔祈祷。受测者先接受第一份调查,心理学家跟据该调查的答复用“1-9分”的等级来测量各人不忠的程度(9表示高度不忠)。这份调查要求学生择出除自己的情侣之外的最佳意中人,然后回答一些问题,类如:一旦意中人现身时自己的性欲反应;已经与意中人的他或她在情感上的亲近以及彼此之间的身体亲密程度。在第二份调查中,参与者被问及对一些说法是否同意:比如“我和我情侣的关系是圣神和圣洁的。” 然后用一个9分测量范围来选择自己的同意程度(9表示与“十分同意”十分接近)。

调查之后,受测学生便随机性地分别去参与四项“每日活动”之一:为情侣的幸福快乐祈祷、无导向祈祷、静思情侣的种种优点、反思每一天。参与者按照要求度过4周,并记下每天祈祷(或思考)的内容。4周后,科研组再次测量了每人的不忠程度以及对自己情侣关系感到有多神圣。

芬查姆博士和他的同事在《人格与社会心理学杂志》上报告说,尽管所有参与者最初都有相近似的不忠值,平均为3.5分,但到了实验结束时,这些平均值在四个组之间却拉开了较大的距离。为情侣祈祷的人平均值为2.4,相比他们的初始值有显著减少;而那些从正面考量情侣或反思一天生活的这两组得到了3.9 ——【比3.5】有显著提高。

小心你所祈祷的是什么

让科研组惊讶而刮目相待的是,做无导向祈祷的那组受测试者得到了平均3.2分,远低于另两个控制条件下所得分数。这点似乎提示研究人员仅仅依靠祈祷就能提高忠诚度,而事实情况却尚待细究。 4名参与“无导向祈祷”小组的受测学生在没有被要求的情况下,决定每天为他们的情人祈祷。当芬查姆博士等科研人员按此情形把这几人的分数转进了“为情侣祈祷”组的时候,他们发现该组所得的不忠平均分成了2.5,而参与“无导向祈祷”的达到了3.6。结果显示,无向祈祷者【的不忠诚】似乎没有太大的转变。

测量分数另外反映出参与者在为期4周的时间内对恋爱关系圣洁程度的看法也发生了变化。所有参与同学的初始不忠值都相差无几,平均为3.2分。然而到研究结束时的数据显示,替情侣们祈祷的组员更加相信自己的情侣关系是圣洁的,其比分高过了正面评估情侣的那组,两组平均值分别是3.7 及2.8。芬查姆博士推测说,为情人祈祷的行为导致人们认为情侣关系是圣洁的且不容受到伤害。他认为这就是此次研究中降低不忠程度的力量。

然而,即使得到了这些调查结果,科研人员也很清楚此项研究尚存在最为关键的限制:即所有的数据都是做祈祷同学的自我汇报。想要确定是否“替情侣祈祷”真能加强情侣关系,他们还需要更进一步的实验。在一个后续实验中,他们要求23名有情侣并申明至少也会偶尔做祈祷的大学生持续4周每日或为情侣祈祷,或每日从正面思量情人。

在这一阶段结束时,参与学生及其情侣一起到实验室来表达对相互之间关系的近期或远景的看法并进行录像。这些录像然后交给5位对实验目的并不知情的研究助理,让他们为参与者对情侣所表示的承诺程度打分。分值范围为1-7(1表示“全然无意”,7表示“极度投入”)。

研究小组发现,那些祈祷者所得的分数(平均5.3)明显高过了念情人之好者(4.6)。这点说明了被测试者在第一部分研究中的自我汇报是准确的,它如实反映了祈祷如何影响了他们的恋情。如此说来,当其它动物还处在必须时刻防范,以减情侣滥情风险之时,人类(或至少是那些有信仰/信任的)已经多出了一个额外的工具:宗教。 其实,因为配偶的潜在出轨危险而时刻忧心挂肠的情人,与其检查对方的移动电话费、细究其信用卡收据,不如尝试一个更好的对付方法: 双双一同做祷告——通过它搭建两者之间的信任,而不是摧毁。

本文内容由 skittos 提供

鲜花

握手
1

雷人
5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join_soon 2010-8-29 16:12
本帖最后由 join_soon 于 2010-8-29 16:22 编辑

翻译得真好。语言幽默,跳跃,而又准确,真不简单。

--------------
forcing mates to remain perpetually vigilant
迫使其配偶不得不时刻严密提防着
--迫使其配偶不得不时刻严密提防    ------ 最后的“着”不要也罢。       


The disapproval of God
上帝对不忠嗤之以鼻则非同儿戏了
--上帝不怒而威,所以,不应该用“嗤之以鼻”这个词,还是用个朴素的词,“不悦”,同时,又合乎译文的跳跃风格(活泼和严肃交替):上帝对不忠的不悦则非同儿戏了

(or at least those who have a faith)
(或至少是那些有信仰/信任的)
-- faith is 信仰, not 信任.   ------ 所以,题目(题目没有对错)可以简化为,信仰与忠诚
引用 skittos 2010-8-29 19:21
回复 2# join_soon

谢谢你帮我消灭0回复啊!

题目按你的建议改回去。我起先也是这样翻的,但又想点出这两个词的另一层意思,只是没有更好的点子了。

这个实验让我感到好奇的是替情人祈祷的内容与思考情人优点究竟不同在哪里。是否因为祈祷的形式和内容多了个“听众”,因为祈祷引入了外力——对信者来说,就成了监督的力量?好比俗话“人在做,天在看”——人的动物性本能(不忠)是否真会因为有了第三只眼睛的注目而收敛,当然,这炯炯目光来自万能的神。(可它为何阻止不了教会的虐童事件?)

昨天看到了一个因滥情而染上艾滋的25岁女大学生在天涯发帖,求公众的舆论支持同情。她滥情的原因之一是同居情侣满足不了她性或钱的需求,因为滥情被发现,她挨情侣打,于是更加不忠。两个旧情人(其中之一也传染了aids)如今联手将她告上法庭,声称不达惩罚她的目的誓不甘休。

网友公众们作出了什么样的“公审”呢?

1. 活该(大部分)——她及她的那些丑陋的情人们因他们不堪的作为受到了"上天”的惩罚。
2. 同情(少部分)——她的行为只是超出了道德范围,按lz的意思就是,这是人人都有的欲望,只是她做了。可代价却是不幸要为此付出年轻的生命。

她需要钱治疗,所以求助论坛向旧情人施压,索钱及撤销诉状,结果各人在网上互吐口水,整个过程暴露了人性的阴暗丑陋无奈和不幸。

假如她/他们曾经祈祷的话,假如她有慈善机构可以求助的话,事情是否会有不同的结局?
引用 join_soon 2010-8-30 04:33
本帖最后由 join_soon 于 2010-8-30 04:42 编辑

回复 3# skittos

谢谢你帮我消灭0回复啊!

所以,不能翻译得太好了,应该留些破绽。

题目按你的建议改回去。我起先也是这样翻的,但又想点出这两个词的另一层意思,只是没有更好的点子了。

我也觉得翻译成“信仰和忠诚”少了原文里的词根联系。还有,“faithful"在英文里有对神的忠诚的意思,特别是天主教里用得很多(新教也用,但是不象天主教用得那么多).

在中文里,对党忠诚,对毛主席忠诚,对皇帝忠诚,也是常见的用法.但是,这些用法现在少见了些 -- 我们不会说对锦涛兄忠诚了,对党也更多的只是尊守党纪.不过,好像近些年又可以听到忠于公司的老总.

中文里不用"忠诚"形容夫妻关系;反过来,英文里faithful只用在神人关系或夫妻(爱侣)关系.

在英文里,是不是因为对神用了这个词,所以,党,领袖,和领导,都不能用这个词了,否则就是僭越和亵渎?这就有点像在毛主席的年代,绝不能说对老总(单位领导)"忠" -- 除非你想把你的老总给烤了.但是,为什么爱侣可以用这个词而没有亵渎的意味?可能因为两者都有"爱".不过,据说神的"爱"和人欲之"爱"在希腊文里是两个词.但是,再转回来,人也可以有柏拉图式的爱.

总之,这两个词的翻译,确实费琢磨.

这个实验让我感到好奇的是替情人祈祷的内容与思考情人优点究竟不同在哪里。是否因为祈祷的形式和内容多了个“听众”,因为祈祷引入了外力——对信者来说,就成了监督的力量?好比俗话“人在做,天在看”——人的动物性本能(不忠)是否真会因为有了第三只眼睛的注目而收敛,当然,这炯炯目光来自万能的神。(可它为何阻止不了教会的虐童事件?)


我也感到好奇.不过,还有更奇怪的:

为情侣祈祷的人平均值为2.4,相当低于他们的初始分数;而那些从正面考量情侣或反思一天
生活的这两组得到了3.9 ——显然【比3.5】高了不少。


四个礼拜,为什么关系就走下坡路了,难道美国大学生的恋爱的半衰期就是四个礼拜左右?

回到你的问题,我觉得,你说的是个因素.还有两个因素:(a)"正面考量情侣"带有人的计算,从而就有潜在的人的比较.这一比,就麻烦了:人比人,气死人;山外有山,楼外有楼;吃在碗里,看在锅里;人各有特点,各有可爱之处......相反,祷告意在排除人的计算,也就少了人的比较.(b)更进一步,祷告是人和神的交谈.因为跟神说谎是没有意思的,所以,人和神的关系是真诚的.而且,神总是理解的,支持的.这些,就给了爱侣一个持久的样板可以仿效.每天的祷告每天都在强化这个样板.

当然,这是个理论,可以设计一个或几个实验,检验这个假说.

网友公众们作出了什么样的“公审”呢?

1. 活该(大部分)——她及她的那些丑陋的情人们因他们不堪的作为受到了"上天”的惩罚。
2. 同情(少部分)——她的行为只是超出了道德范围,按lz的意思就是,这是人人都有的欲望,只是她做了。可代价却是不幸要为此付出年轻的生命。



不知道"网友"里有没有佛教徒或基督徒 --好像那个lz多少有点那个意思.中国老马的理论因为猫和石头,已经完全是块破布,丧失了理论力量.国学试图填补真空,但是有志而无才,又失之于狭隘.所谓的"常识",没有理论,只是无头苍蝇.所以,我觉得,中国社会的道德议论,只有靠佛教和基督教了,可能还加上新生的老马和人道主义,但是,新生的老马和人道主义的群众基础, 理论基础, 和历史根据, 还是佛教和基督教.
引用 skittos 2010-8-30 22:19
回复 4# join_soon

还有两个因素:(a)"正面考量情侣"带有人的计算,从而就有潜在的人的比较.这一比,就麻烦了:人比人,气死人;山外有山,楼外有楼;吃在碗里,看在锅里;人各有特点,各有可爱之处......相反,祷告意在排除人的计算,也就少了人的比较.(b)更进一步,祷告是人和神的交谈.因为跟神说谎是没有意思的,所以,人和神的关系是真诚的.而且,神总是理解的,支持的.这些,就给了爱侣一个持久的样板可以仿效.每天的祷告每天都在强化这个样板.
----------------------------------
a) 每日一次,祷告有点"洗脑”功能?   

b) 唉,这个“神总是理解的,支持的.”乃是让我最为纠结的地方:这个神是自创的还是“我”之外确实存在的?

我去看了对这篇文章的读者评论,对这个实验也提出了不少疑质:

1)数据:测试全部基于受测者的自我记录,主观yy太多,可信值大打折扣,即使有个短期的后续实验也不足为信,因为“说”是一回事,“做”又是两回事。
2)时间:4周时间太短。
3)受测者:类似于取 WEIRD (哈哈,学到了一个新词:White, Educated, Industrialized, Rich, Democratic subjects.)做实验,取大学生做这种命题宽泛的实验,结果自然会产生偏差。

不知你是否看过一部电影“The Invention of Lying”,我觉得它也做了个实验(以幽默的形式):这是一个说真话的世界,它的居民不知道如何说谎,因此从未有人说谎话,直到某天一个走投无路的剧作家说出了第一句谎话以求生存。这个实验启示了两点:1)一个说真话的世界其实一点也不美妙~;2)上帝因此被造了出来:需求--安抚--提供希望。

这些疑问是否是造成“空心”的因素之一?
引用 join_soon 2010-8-30 22:48
a) 每日一次,祷告有点"洗脑”功能?   
b) 唉,这个“神总是理解的,支持的.”乃是让我最为纠结的地方:这个神是自创的还是“我”之外确实存在的?

在社会心理学,宗教心理学,宗教社会学,比较宗教学,等等里,神是否实在,是悬置的。也就是说,即使不实在,因为被研究的“参与者”相信是实在的,所以,研究者和讨论者必须以信者的眼光研究其效果。也就是说,即使是洗脑,是个大话剧,也得看看这个大话剧的效果,由此,宗教心理学等和艺术心理学接近。但是,有一点不一样,在剧场的人知道那是个话剧;信神的人认为神是真的。

2)时间:4周时间太短。

如果大多数学生恋爱的周期就是8周,取其一半,也正好。不过,我同意你说的,这四周是因为研究者的方便,见下 -- 他们需要把全部的研究时间放在一个学期里。

3)受测者:类似于取 WEIRD (哈哈,学到了一个新词:White, Educated, Industrialized, Rich, Democratic subjects.)做实验,取大学生做这种命题宽泛的实验,结果自然会产生偏差。

美国大学的心理学就象我们的政治课,是必修的(有点选择性,但是,其实是必修)。凡是选课的,都必须同意做“参与者”(被研究的人),不一定WEIRD, 但是,肯定是YEIRD -- Young ...

不知你是否看过一部电影“The Invention of Lying”,我觉得它也做了个实验(以幽默的形式):这是一个说真话的世界,它的居民不知道如何说谎,因此从未有人说谎话,直到某天一个走投无路的剧作家说出了第一句谎话以求生存。这个实验启示了两点:1)一个说真话的世界其实一点也不美妙~;2)上帝因此被造了出来:需求--安抚--提供希望。
这些疑问是否是造成“空心”的因素之一?

没看过,听你一说,要找来看看。
引用 skittos 2010-8-31 02:52
本帖最后由 skittos 于 2010-8-31 02:58 编辑

回复 6# join_soon

在社会心理学,宗教心理学,宗教社会学,比较宗教学,等等里,神是否实在,是悬置的。也就是说,即使不实在,因为被研究的“参与者”相信是实在的,所以,研究者和讨论者必须以信者的眼光研究其效果。也就是说,即使是洗脑,是个大话剧,也得看看这个大话剧的效果,由此,宗教心理学等和艺术心理学接近。但是,有一点不一样,在剧场的人知道那是个话剧;信神的人认为神是真的。


先申明下,我说的“洗脑”没有贬义,指像做习题一样,经反复的过程来强化概念。
你的解释很有意思。但“研究者和讨论者必须以信者的眼光”的话,那么实验者和讨论者必须都是信者了;假如不是信者,如何可能有真实的信者眼光?从把它当话剧的人那里得出的结果就不可信了。

此外,那三个疑质不是我提的,我疏忽掉了“有人”。。。

那部片子是部喜剧,可以为这么严肃的话题加点佐料
引用 join_soon 2010-8-31 03:58
回复 7# skittos

先申明下,我说的“洗脑”没有贬义,指像做习题一样,经反复的过程来强化概念。


我才注意到“洗脑”可以有贬义
还有,我才注意到,你说祷告一天一次;文章中的实验好像没有这么说.只是说记录.也就是说,可能是整天都断断续续地祷告.----我想到这个,是因为,如果是那样,那就更是"洗脑"了--当然,还是没有贬义.

你的解释很有意思。但“研究者和讨论者必须以信者的眼光”的话,那么实验者和讨论者必须都是信者了;假如不是信者,如何可能有真实的信者眼光?从把它当话剧的人那里得出的结果就不可信了。


这是个好问题.

1. 你的言下之意:要么信,要么不信,其它的都是胡说 -- 这也是中国长期的官方理论的言下之意,我们都曾受惠匪浅.但是,我现在觉得,理性的,公众的,科学的,和研究者的立场,应该是怀疑论的,不是唯物论,也不是某个宗教,或者某个宗教的某一派.

2. 怀疑论有很多风格: 唯物论和各个宗教都不喜欢怀疑论;怀疑论有时就不得不"反击",这就有作为唯物论的对手的怀疑论,也有作为不同宗教的对手的怀疑论.我们不要被这些搞糊涂了.特别是,如果"主流"理论是某个宗教,那么,怀疑论就会针对某个宗教怀疑,但是,那不等于说,怀疑论就同意唯物论.

3. 从怀疑论出发,你可以信,也可以不信,可以有时信,可以有时不信,可以有时信心强,可以有时信心弱 -- 这才是诚心诚意的宽容.没有怀疑论的宽容,是浅薄的,虚伪的,也是不牢靠的.所有的科学研究都必须建立在怀疑论的基础之上,所有的政治理论,都必须建立在怀疑论的基础之上,而不是建立在唯物论或某个宗教的基础之上.

4. 现在回到你说的,"假如不是信者,如何可能有真实的信者眼光?"我解决这个问题的思路,这次不是洗脑,而是denial: 每个人,在一定的时间和地点,都会信神,也都信过神.
引用 skittos 2010-8-31 11:19
本帖最后由 skittos 于 2010-8-31 12:07 编辑

Q: Do you have faith?
A: well...
Q: Are you faithful?
A: uh...

听君一席话,想到本标题,你越来越深奥了,对 faith and faithful 怀疑
引用 yannanchen 2010-8-31 19:59
译得很好, 有几个小点可商榷
mate固然是配偶, partner则未必是情侣, 只是“性伴”
public disapproval 是: 被公开谴责, (而不是暗地批评)
引用 yannanchen 2010-8-31 20:20
People who had prayed for their partners averaged 2.4, significantly lower than their initial scores, whereas those who thought positively about their partners or considered their day both showed ratings of 3.9—significantly higher.

以上的significantly是统计学用语, 否则跟初始值3.5相比, 2.4 小了1.1分, 3.9只多了0.4分, 都用“明显”, 怎么区分? 标准是什么?

统计学上用1%, 5% 或10% 的概率(I型error误差,II型error误差等)来检测样本值跟群体值(这里是3.5)有没有相差到有“显著的统计学意义” , 这个significant 全部写出来是: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有时又写作at (statistically)significant level。

为严谨见, 建议译 significantly higher(lower) 为:
其值升高(降低)显著,(有统计学意义)
引用 yannanchen 2010-8-31 20:42
What struck the team as particularly intriguing was that participants asked to engage in general prayer showed an average rating of 3.2, a value much lower than they were seeing for the other two control conditions 原译:让科研组惊讶而刮目相待的是,两组做祈祷的受测试者得到了平均3.2分,远低于另两个控制条件下所得分数。

评论: 不完全确定, 但是基本如此。 engage in general prayer 指的就是上文的undirected prayer原译为:无导向祈祷。 就是不特别为谁的一般性(general)祈祷。
这是原来四组中的一组。 该组得分3.2, 此分不是“两组做祈祷的受测试者得到了平均3.2分”

the other two control conditions指的是四组中的这样两组: thinking about positive aspects of their partner or reflecting upon their day (这两组不祈祷, 只是作为统计研究的对照组control)
祈祷组分两个, 一是为性伴祈祷, 一是不特别为谁的一般性无导向祈祷。
引用 yannanchen 2010-8-31 20:55
Indeed, people worried about potentially cheating spouses may find praying together a better safeguard against adultery than checking mobile-phone bills and scrutinising credit-card receipts—and one that builds trust, rather than destroying it.
其实,因为配偶的潜在作弊危险而时刻忧心挂肠的情人,与其检查对方的移动电话费、细究其信用卡收据,不如尝试一个更好的对付方法: 双双一同做祷告——去搭建两者之间的信任,而不是去摧毁它。
评论: cheating 作弊? 越轨,出墙等是不是更好点?
另外, 结构上看, one = safeguard, 如直译应是, 这个方法可以搭建两人之间的信任,而不是摧毁之。
引用 yannanchen 2010-8-31 21:00
Faith and faithfulness信仰和忠诚

能不能多译一点? (宗教)信仰与(爱情)忠贞。
引用 skittos 2010-9-1 10:47
回复 10# yannanchen

先多谢指教!

对所提到的两个词,我考虑的是:
1. partner:被测试者是大学生,他们的partner,还是有情的占多数吧?,再说性侣含有滥情对象的意思,既然滥情,似乎无所谓忠不忠了?

2.public disapproval 为什么不能译成“公众的谴责”呢?在这句话里: Although cheats are publicly condemned, or in some cases impeached, infidelity is common and public disapproval does little to dissuade the sinner. The disapproval of God, however, is a different matter, and a new study suggests that prayer can indeed guide people away from adulterous behaviour.

publicly condemned公开谴责已提到了;另外 public disapproval 与 The disapproval of God 是作者用来比较对两种“disapproval”(by public and by God)的不同态度。
引用 skittos 2010-9-1 10:51
回复 11# yannanchen

这个我也挺纳闷的。谢谢你理清楚了!
引用 skittos 2010-9-1 10:59
回复 13# yannanchen

最后这句我尝试了意译,所以作了变动。会参考你的意见.
引用 skittos 2010-9-1 11:03
回复 14# yannanchen


Faith and faithfulness信仰和忠诚

能不能多译一点? (宗教)信仰与(爱情)忠贞。
--------------------------------------------------------
修改。
引用 yannanchen 2010-9-1 11:11
回复 15# skittos

Sexual partners are people who engage in consensual sexual activity together. The sexual partners can be of any gender or sexual orientation. The sexual partners may be in a committed relationship, either on an exclusive basis or not, or engage in the sexual activity on a casual basis. They may be on intimate terms or anonymous,[1] as in the case of sex with a prostitute. A person can be another person's sexual partner even though the sexual activity is illegal, socially taboo or otherwise in breach of a trust or commitment. A person may have more than one sexual partner at any one time.

The term is usually only applied to consensual sexual relations and not to those which are forced or result from duress. In those cases one party is typically called the perpetrator, and the person against whom the sex act is imposed is called a victim, or similar terminology.

Sexual partners will usually not have equal roles during a sexual activity. One partner is required to initiate a sexual activity, and he or she may not be the dominant actor during the activity. In fact it is common for one partner to have the submissive role in a relationship.

性伴不排除有情。
引用 yannanchen 2010-9-1 11:18
公开谴责和公众谴责还是有区别。
公众谴责指的是众人都戳脊梁骨骂, 不公开也难。
公开谴责,未必一定是公众谴责, 人未必多, 可以是一个人开骂,但是此人骂街了, 上广播上骂了, 到电视上骂了, 在互联网上骂了。

这里的public disapproval 我觉得是公开而不是公众。 西方国家有人红杏出墙, 被公开谴责是有的, 但是被众人一窝蜂地骂, 实在不多见。

查看全部评论(54)

QQ|小黑屋|手机版|网站地图|关于我们|七月天| ECO中文网 ( 京ICP备06039041号  

GMT+8, 2022-5-20 11:25 , Processed in 0.074176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